国内外《牛津英语词典》研究的新进展

 时间:2015-10-21 20:38:52 贡献者:龙源期刊网

导读: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国内外《牛津英语词典》研究的新进展作者:秦晓惠 李翔 来源:《辞书研究》2014 年第 01 期摘 要 《牛津英语词典》为西方语文学和词典学的重大成果。成书以

【图】牛津当代英语成语词典_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图】牛津当代英语成语词典_外语教学与研究出版社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国内外《牛津英语词典》研究的新进展作者:秦晓惠 李翔 来源:《辞书研究》2014 年第 01 期摘 要 《牛津英语词典》为西方语文学和词典学的重大成果。

成书以来,学界多有研究评 述。

文章回顾了近三十年来该词典研究的进展:从史学角度看,第一手档案资料的获取使词典 编纂史得以真实细致地复原;从词典学角度看,电子化文本使大规模数据统计分析成为现实。

反观国内学界,相关研究评介还很不足。

最后文章指出,大词典的中国文化观及在线第三版的 编纂方针、“阅读计划”等值得进一步探究。

关键词 《牛津英语词典》 研究 进展 一、引 言 《牛津英语词典》(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简称 OED;本文简称《大牛津》)堪称西 方语文学和英语词典史上最全面最权威的登峰之作。

它以比较语文学为理论依据,以历史主义 原则为编纂基础,以客观呈现英语词汇全貌为编纂目标,其恢宏详尽的篇幅和精良缜密的编纂 技艺,超越了前代所有英语词典的成就。

从 1857 年理查德· 特伦奇(Richard Trench)提出宏景 蓝图至今,《大牛津》走过了一百五十余年,跨越了三个世纪,经历了《大牛津》第一版 (1857—1928)、一卷本《大牛津》补遗(1928—1933)、四卷本《大牛津》补编(1955— 1986)、《大牛津》第二版(1982—1989)以及在编的《大牛津》第三版(也称《在线大牛 津》)(1990 年至今)。

行世以来,《大牛津》一直是英语国家学者讨论和研究的对象。

伴 随着 20 世纪末的电子化进程,对大词典文本进行大规模的统计分析成为现实,其研究方法和 成果取得了重大突破。

本文拟从语言学史和词典学角度回顾近三十年来大词典的研究成果,并 进一步展望其研究前景。

二、关于《大牛津》编纂史的研究 与笔者一样,大多数研究《大牛津》的学者都对伊丽莎白· 默里(Elizabeth Murray)心存 敬意。

作为大词典核心人物——詹姆斯· 默里(James Murray)的孙女,她以海量可考文献和家 族素材为基础,信而有据,撰写了默里的生平传记《坠入字网:詹姆斯· A.H. 默里和〈牛津英 语词典〉》(Caught in the Web of Words: James A. H. Murray and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1977;以下简称《坠入字网》)。

与一般传记作品不同,本书以《大牛津》为主 线,详述了默里的出身、求学、个性、经历等方面如何契合大词典的要求,以及成为主编后如 何创建和恪守严格的学术标准,将大词典推向最终的成功。

词典编纂进程中理想主义和现实主 义种种错综复杂的矛盾也被着重体现。

作为一部翔实可信的专题史,但凡涉及《大牛津》编纂 历史的著作,均将此书作为重要史料来源。

1998 年,《坠入字网》中译本问世,译者魏向 清、范红升用朴实细腻的笔触还原了默里的非凡人格和《大牛津》成书的艰辛,为中国读者打 开了一扇了解这部巨著的窗口。

龙源期刊网 http://www.qikan.com.cn琳达· 莫格尔斯顿(Lynda Mugglestone)和夏洛特· 布鲁尔(Charlotte Brewer)是当代大词 典研究阵营中最有影响力的女性学者,两人均供职于牛津大学,她们从历史的角度研究大词 典,前者也是大词典研究成果最多的学者之一。

其中,莫格尔斯顿(2000:189—206)的《史 学家而非批评家:〈大牛津〉中的语词惯用法标准》(An Historian not a Critic: The Standard of Usage in the OED)一文探讨了默里等主编对语词惯用法标准确立的态度和处理方式,评价 了大词典中描写主义和规定主义的模糊界限。

而她(2000:1—21)的《披荆斩棘的先驱者: 〈新英语词典〉》(Pioneers in the Untrodden Forest: The New English Dictionary)则评述了大 词典项目实际进程中,理论和现实局限导致了与“包容性”“客观性”“经验性”和“描述性”等编纂 原则相悖的种种不一致性。

上述这些矛盾在《迷失词林:〈牛津英语词典〉秘史》(Lost for Words: The Hidden History of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2005;以下简称《秘史》)中得到了更深刻的体现。

该书以第一版原始校样为素材,描绘、记录了大词典缜密无隙的印刷版面背后鲜为人知的历 史。

它揭示了每个词条拼写、注音、意义及引语的合法性(legitimacy)和正典性 (canonicity)所经历的反复批判和争议,反映了主观因素、现实因素、意识形态因素和时代 因素如何与追求客观全面的学术理想相斥,以致“常不得已低头妥协,为语词全景图的目标让 行”。

此书的缩减精华版收录于《牛津英语词典史》(The History of Oxford English Lexicography)第一卷(Cowie 2009:230—259),论述了第一版的缘起、起伏、低谷、复兴 和评估。

《牛津英语词典史》对第一版后续历史的介绍则由夏洛特· 布鲁尔和埃蒙德· 维纳 (Edmund Weiner)执笔(2009:260—278,378—409),分别回顾了两版补编本的历史和大 词典的电子化历程。

夏洛特· 布鲁尔的著作《英语宝库:活生生的〈大牛津〉》(Treasurehouse of the Language: The Living OED,2007;以下简称《宝库》) 致力于对后默里时代大词典编纂史 的记录:从 1928 年 4 月 19 日《新英语词典》杀青到 1984 年 5 月 15 日“新《牛津英语词典》 项目”发轫。

与《坠入字网》和《秘史》叙史手法类似,《宝库》追溯了 1933 年一卷补遗、伯 奇菲尔德四卷补编、第二版至在线第三版的历史,“揭示了两大共存目标之间(编者和出版社 之间)的紧张关系:(1)使《大牛津》尽善尽美;(2)依可行的速度,投入可承受的成本, 以此续出补编与新版”。

作为一部专题通史著作,本书的研究角度实属难得。

唯一不足的是第 四章“英语宝库:《大牛津》的角色与功能”与前后历史叙事风格大相径庭,且将大词典的文化 功能、语料来源等重要问题一带而过,以笔者之见,实为一大缺陷。

早在这两位牛津学者的研究之前,乔纳森· 格林(Jonathon Green)的 《追逐太阳:词典编 纂者和他们编纂的词典》(Chasing the Sun:Dictionarymakers and the Dictionaries They Made, 1996)就为我们勾勒出了一幅《大牛津》主要人物的群英图。

该书旨在梳理自前巴比伦时期至 20 世纪末的词典进化史,第十三章回顾了《大牛津》主要创编者的事迹和贡献。

此章中,作 者用来介绍大词典最负盛名的义务读者之一——威廉· 切斯特· 迈纳(William Chester Minor)的 三段文字最终启发西蒙· 温切斯特(Simon Winchester)创作了《教授与疯子:一个关于谋杀、 疯狂和〈牛津英语词典〉编写的故事》(The Professor and the Madman: A Tale of Murder, Insanity,and the Making of the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1998;以下简称《教授与疯子》)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