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环境行为学看城市边缘区犯罪特性及治理对策

 时间:2011-10-15 01:44:32 贡献者:gufeng57

导读:〔摘 要〕关于《从环境行为学看城市边缘区犯罪特性及治理对策》的犯罪学论文发表:针 对城市边缘区犯罪问题已成为严重影响城市社会稳定甚至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突出问题,本文 试图从环

从环境行为学看城市边缘区犯罪特性及治理对策
从环境行为学看城市边缘区犯罪特性及治理对策

〔摘 要〕关于《从环境行为学看城市边缘区犯罪特性及治理对策》的犯罪学论文发表:针 对城市边缘区犯罪问题已成为严重影响城市社会稳定甚至城市可持续发展的突出问题,本文 试图从环境行为学角度进行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预防措施。

〔关键词〕 环境行为学;城市边缘区;犯罪 一、问题的提出 城市边缘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随着大城市急剧膨胀而出现的。

我国学者顾朝林认为 “城 市边缘区的概念发展到现在已经包含了两方面的含义,即同时具有自然特性和社会特性 [1]。

”城市边缘区二元性特征本质上讲属于“个性化”不强, 论文的标准格式兼有多性实 无个性,属于一个无主流文化控制的紊乱系统,具有复杂性、过渡性、脆弱性等特点。

目前对 影响其稳定发展的重要因素——— “城市边缘区” 违法犯罪问题的研究较少[2][3]。

“城 随着 市边缘区”犯罪问题的日益突出,这一社会问题必须引起高度重视。

本文试图从环境行为学 角度分析犯罪成因。

人与环境在人体动作所及的这个小范围内是相当难以区分的[4]。

笔者 认为对于城市边缘区犯罪问题可以通过环境对于犯罪主体的影响来分析。

二、城市边缘区犯罪主体分析 城市边缘区不仅在经济结构、管理体制上具有明显的“二元性”,而且其居民住户也具有明 显的 “二元性” ,既有因城市膨胀而外迁的中心城市居民(多在边缘区工作或购买第二住房), 也有原住户,更多的是大量涌入的外来暂住人口和流动人口,其主要来源是农村。

因为城市边 缘区租房便宜,而且就业机会较多,因而外来人口大部分居住在城市边缘区的简易住房和出 租房内,例如北京市外来人口的 60%以上都居住在城市边缘区[5]。

但是边缘区的这些外来暂 住人口和流动人口成分复杂,甚至其中夹杂了一些负案在逃犯罪分子,流动人口成为主要犯 罪群体,造成犯罪率迅速上升。

据郭星华教授对北京流动人口的研究,北京外来流动人口聚居 地区(如浙江村)的各类违法犯罪人员中,90%以上是外来人口(1999)。

从其他城市的情况看, 南京市 1993 年城郊结合部的暂住人口犯罪人数在该地区全部案犯中的比重占 50%以上,是 10 年前的 7 倍多,最严重地区比重甚至达到 70—80%[2]。

虽然不同类型的城市边缘区存在的流 动人口违法犯罪有所不同,但是从目的上看,流动人口犯罪,主要以追求金钱为目的的财产型 犯罪为主;从性别看,主要以男性为主,但女性犯罪也有逐步上升的趋势;从犯罪类型看,主要 是盗窃、抢劫、贩毒、卖淫嫖娼、制假贩假、传播淫秽制品等等;从组织形式上看,具有团伙 性的特征;从年龄上看,具有低龄化的特点。

三、城市边缘区环境分析 1.现象环境现象环境指的是客观世界本身,它是客观存在的,是不受人们感知经验所影响的。

这一环境又可分为两类:一是由人构成的环境;二是由物构成的环境[4]。

(1)由人构成的环境 在城市边缘区,居民主要可分为两类:一是本地居民。

包括原中心城区居民,他们一直拥有城 市户口,享有城市居民所能享有的一切优惠政策及福利待遇,其外迁的原因很多,主要是由于 工作变动,或者是出于追求更好的居住环境的心理购买 “第二住房” 而外迁;此外是居住在城 市边缘地区的居民。

由于城市的扩展需要大量的空间,因而各地区城市扩展多采取购买当地 农民土地使用权,将他们转为城市户口就地安置的方法来解决,当然也有些农民由于“城中 村”获利丰厚而不愿转为城市户口,仍保持农村户口,例如广东省许多“城中村”地区就出现

了没有耕地的农村人口现象[3]。

这两种人对于城市都有较强的归属感,对自己和外来人口的 身份区别非常明显,对外来流动人口具有排他性以及歧视态度。

二是外来流动人口。

主要是 指那些在“本市无正式户口而滞留从事各种活动的人口”[6],主要来源是农村,这种流动具 有明显的利益导向性。

这些外来流动人口与本地居民相比,流动性大,虽然间接或直接地与所 在城市发生不同程度的互动,但不可能产生本地居民那样的归属感。

这可以从其社会交往中 看出,主要在老乡或工友中打交道的占多数,很难对所在城市产生深厚感情[7]。

(2)由物组成 的环境由物构成的环境主要是指边缘区的工作、居住、学习环境等。

无论是何种环境,本地 居民都要优于外来流动人口。

本地居民,尤其是原市中心城区居民的工作比较稳定,工作环 境、 工作条件都比较好,经济状况良好;而那些由农村户口转为城市户口的居民由于享受特殊 的政策,就地安置,也多在条件较好的企业或单位工作,即使那些不愿意“农转非”的农民, 他们拥有土地经营权、使用权,盖建大批简易房屋对外出租,获利丰厚。

相比之下,那些外来 流动人口则多从事脏、苦、累、险的行业和工作,不但工作不稳定、收入较低甚至有工资支 付风险,而且缺乏社会保障,合法权益常被严重侵犯。

工作上的不稳定往往导致经济上的困顿, 从而引发犯罪行为。

根据对浙江省城市外来工犯罪问题的调查,犯罪的外来民工中有 35%的 人在经济上陷入困境的原因是由于失业、 无工作[8]。

此外,本地居民都拥有属于自己的房产, 居住环境较好。

而流动人口居住环境通常较差,多为边缘区的简易房、出租房,甚至是窝棚, 而且居住区内像洗头房、 美容厅等有色情意味的场所非常集中,缺乏社区管理,容易成为犯罪 孳生的温床。

一些犯罪分子常利用邻里关系向周围的人灌输犯罪意识,传授犯罪技巧和方法, 直接教唆犯罪,甚至组织犯罪团伙。

在那些犯罪分子的影响下,也可能诱使一部分人走上犯罪 道路。

此外,邻里关系疏远,相互间缺乏关心,也使犯罪分子有机可乘。

2.个人环境个人行为决策一般是个人与现象环境相互作用的结果。

决策者的个人环境(行为 环境和经验环境)是现象环境中对行为决策的基础[4]。

http://www.51lunwen.com/fzx/生活 在城市边缘区的外来流动人口所拥有的各方面条件,尤其是其经济上与本地居民悬殊极大, 他们每日从事繁重的工作,居住在恶劣的生活环境里,看着那些本地人尤其是一些靠出租房 屋为业的本地人轻而易举地赚取金钱, 论文格式极易使他们产生一种被剥离感,从而引起心 理失衡。

此外,城里人对他们的种种歧视也让他们对城市产生逆反心理。

根据刘莫鲜对武汉 市部分流动农民的认知研究表明,22•2%和 53•3%的人分别认为城乡之间“很不平等”和“不 平等”[7]。

这种心理失衡可能是激发犯罪的心理诱因。

但是行为环境除基于现象环境中的 刺激,从个人感知来说,很大程度上受到个性、信仰、立场、价值观等因素的影响。

而流动人 口素质普遍较低,呈现出两头小中间大的文化结构。

据武汉市 1990 年调查,全市流动人口中 大专及以上的仅占 4•5%,文盲人数占 9•3%,中小学文化程度的合计 67%,同武汉市常住人口比, 高中及以上学历人数的低 15•89 个百分点,初中和小学的高 15•2 个百分点[6]。

刘莫鲜的抽 样调查结果表明,高中以上人数仅占 1•1%[7]。

文化素质较低、道德修养较差、法制观念薄 弱,使得那些腐朽、 落后、 愚昧的东西容易占据这些流动人口的思维空间,导致他们走向犯罪 的道路。

3.社会文化环境影响经验环境的因素不仅仅是个人的爱好、立场等,极大程度上也受家庭、 民族、社会阶层、国家、文化、生活方式等因素的影响。

(1)社会文化环境之一:生命周期即 个人处于生命周期的那一个阶段,应包括年龄和家庭状况。

目前,流动人口以年龄结构偏轻, 以 18-35 岁的单身打工的农民为主。

此年龄阶段,具有情绪不稳定、易冲动、心理冲突多、 追求刺激、被暗示性大等特殊心理,自我约束力差[9]。

因而犯罪具有低龄化、性错罪问题突 出、团伙犯罪等特点。

且青少年喜欢成帮结伙玩耍,而流动人口的社会交往圈主要在老乡或 外来工友间。

他们多以来源地域为界聚集在一起,例如北京的“浙江村”等,因具有强烈的认 同感,而对于本地居民或非同一来源地的其他流动人口具有一定戒心,这种成帮结伙心理易 形成帮派团伙。

(2)社会文化环境之二:亚文化城市边缘区外来流动人口是一个典型的亚文化

群体。

亚文化是影响人的行为的一个主要因素,对个人活动的各方面影响最为基本。

城市居 民一般取向于工商型文化心态,而农村居民则一般取向于农业型文化心态。

然而当农村居民 流入城市后,既部分接受了城市社会文明,却又不能完全屏弃传统而成为一个 “纯粹” 的城市 人,不能彻底地参与现代化城市生活,许多人认为自己既非农民也非城市人,这种亚文化实际 上就是匮乏文化。

它与社会失范紧密相连,外来流动人口原有的传统农业型行为模式与价值 观念在现实面前遭到了普遍怀疑、否定,甚至严重破坏,对其行为约束力降低,而新的行为模 式与价值观念又尚未被普遍接受,产生有效约束力,从而造成城市边缘区社会规范处于“真 空”状态。

四、城市边缘区犯罪预防措施 根据环境行为学理论,城市边缘区外来流动人口与城市边缘区环境相互作用、 相互影响,因此 要减少与预防边缘区犯罪,必须从改变城市边缘区环境入手。

第一,加强教育。

良好的教育有 助于正确的人生观、 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形成, 论文格式因而预防外来农村务工人员犯罪的最 有效途径是抓好农民的教育工作,提高农民素质;此外,对于城市边缘区而言,还有继续教育 的要求,包括两方面:一是给这些外来人员进行精神文明教育,二是进行职业培训教育以增加 流动人员的谋生技能。

第二,加强社区管理。

将边缘居住区按片划分为社区,一方面通过社区 基层组织对流动人口进行管理,组织团体通过巡视和监督所在社区治安来控制犯罪;另一方 面,通过宣传教育使社区每个居民都认识到预防犯罪、 打击犯罪与每个人都息息相关。

第三, 改善边缘区流动人口居住环境。

对边缘居住区进行整体规划,对那些私自搭建的违章建筑、 简易房等予以整治,严禁再建违章建筑,已建成的应根据规划拆除或予以改建,以发挥建筑环 境的空间防控作用。

此外,还要加强居住区内基础设施建设,提高水、电、气、暖、道路、通 讯、绿化等服务质量,创造良好的居住环境。

第四,建设良好的边缘区亚文化。

在社区内营造 社区文明氛围,对于本地人和外来流动人口一视同仁,处理矛盾争端应采取公正、 公平、 公开 原则,增强外来人口对居住社区的归属感和责任感,创造健康向上的城市边缘区亚文化。

参考文献 1 顾朝林.中国大城市边缘区研究.科学出版社,1995 2 中共济南市委党校课题组.“边缘社区”与城乡结合部社会稳定问题研究.济南市社会主 义学院学报,2001(4):52-58 3 曾坚朋.谭媛.珠江三角洲“二世祖”生活方式的剖析.社会,2002(8):17-20 4 李道增.环境行为学概论.北京:清华大学出版社,1999 5 冯小英.“二元社会”:必须破解的制度性难题.城市问题,2002(4):57-61 6 李梦白,胡欣等.流动人口对大城市发展的影响及对策.北京:经济日报出版社,1991 7 刘莫鲜.都市农民的认知研究———对武汉市流动农民的调查与分析.青年研 究,2002(5):1-7 8 俞得鹏.浙江省城市外来民工犯罪问题研究.宁波:宁波大学出版社,1998 9 肖建军,皮艺军.犯罪学引论———C•C 系列讲座文选.北京:警官教育出版社,1992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