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大数学家陈景润——数学王国的博尔特

 时间:2014-06-28 20:38:38 贡献者:7笔尖菇凉

导读:伟大数学家陈景润——数学王国的博尔特有个作家说我为了错找的 2 角钱, 竟花 7 角钱的车费去取, 这是把别人的事套在我的头上, 我们搞数学的,不可能这么随便 经典评说 陈景润的每

青年数学家陈景润
青年数学家陈景润

伟大数学家陈景润——数学王国的博尔特有个作家说我为了错找的 2 角钱, 竟花 7 角钱的车费去取, 这是把别人的事套在我的头上, 我们搞数学的,不可能这么随便 经典评说 陈景润的每一项工作, 都好像是在喜马拉雅山山巅上行走 ——世界级数学大师、 美国学者 安德烈。

韦伊 我本平凡 陈景润,1933 年 5 月生,1996 年 3 月去世,福建福州人,厦门大学数学系毕业,当过中学 老师被辞,返回厦门大学任资料员,开始研究数论,后被调入中科院数学所。

骄人业绩 1966 年发表《表达偶数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两个素数的乘积之和》 (简称“1+2”) ,成 为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上的里程碑。

他研究哥德巴赫猜想和其他数论问题的成就, 至今仍在世 界上领先,被称为哥德巴赫猜想第一人。

曾获国家自然科学奖一等奖、何梁何利基金奖、华 罗庚数学奖等奖励。

“我不能骑着自行车上月球。

” 说这话的时候,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的路,才走一半。

他寄希望于科技发达,可以让他走完另一半路。

但仅仅是一半,生命已经被消耗干净。

有人称赞他是数学史上的飞人博尔特,单单用笔和稿纸横跨了一个新纪元。

也有人说,在科研之外,他天真、纯朴,不谙世事。

第一个被当成主角描写的知识分子 “再没有见过国人,比这个时候更痴迷科学的时代了。

”旅日作家萨苏在博客里这样写道。

那是上世纪 80 年代。

当时, 徐迟描写陈景润“不畏艰险、 勇攀科学高峰”的报告文学 《哥德巴赫猜想》 问世不久, 却引发了巨大的效应:孩子们的梦想,是成为陈景润那样的数学家;青年的愿望,是能够面 对面与陈景润谈哥德巴赫猜想;举横幅、画符号、大声演讲称是证明了哥德巴赫猜想的人, 会经常在大街上游荡。

那时,萨苏还没有成为“北京侃爷”,而是和搞计算机研究的父亲生活在中科院里,每天与 华罗庚、杨乐等数学家打着照面。

当然,也包括陈景润。

他始终记得,这位“另类”叔叔第一次出现时的情形:在中科院数学所的楼里,炎炎夏日里 一个裹着大棉袄的黑乎乎身影,飘忽而过。

“都知道他身体不好,是那种脉搏跳动过缓、体温过低的症状,反应比较慢。

虽然性情极温 和,还是没有对象。

”这是众人眼里的陈景润。

而这个温和的知识分子,在中国现代文学馆副馆长周明看来,是 1949 年之后,“第一个被 当做主角和英雄描写的知识分子”。

2002 年,美国科学院科学家传里,提到陈景润时的说法是———“中国最为公众知晓的数 学家”。

报告文学作家“爱上他” 他的外表十分邋遢。

瘦小的身子,脸上透着一种病态的红(大概是因为结核病) ,旁人都穿单衣,他身上却是一 件半蓝不灰的中山装, 露出来的衬衫领子一个翘在外面, 一个窝在里面, 头上的棉帽歪戴着, 两个护耳,一前一后地耷拉着。

这是 1977 年的秋日,陈景润出现在周明眼前的模样。

此前,有人认为陈景润是个邋遢的怪人,根本不会生活;也有人说他装疯卖傻,是为了躲过 “文革”动荡,专注于自己的研究。

和这个蜷缩在 6 平米的茶房里研究数学的青年交谈之后,形势发生了逆转。

“他多可爱,我爱上他了,就写他了。

” 与周明同来的徐迟,毫无顾忌地表达着对陈景润的喜爱。

他听陈景润讲述拒绝去芬兰参加数学家大会的理由: 有且仅有一个中国, 但台湾已经占据了 中国的一席,除非驱逐台湾席位,否则不能参加。

他被陈景润那些“心不在焉、恍恍惚惚”的神情吸引,不论是拢着袖口不在意地答话,还是 话里夹杂的政治语言„„他有了某种感觉:陈景润完全活在数学王国里,而非当下。

1978 年,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问世。

徐迟的描写里,这个青年闯入数学的王国,是源于中学的一次数学课。

陈景润的数学老师说,数学是自然科学的皇后,“哥德巴赫猜想”则是皇后王冠上的明珠, 没有人可以解答出哥德巴赫的数学难题。

事实是,陈景润花费了 6 年的时间,向着摘取明珠的道路靠近。

陈景润主要研究解析数论,1966 年发表《表达偶数为一个素数及一个不超过两个素数的乘 积之和》 (简称“1+2”) ,成为哥德巴赫猜想研究上的里程碑。

1973 年,陈景润的哥德巴赫猜想中证明(1+2)长篇论文发表了,西方记者迅即获悉,电讯 传遍全球,国际上的反响强烈。

英国数学家哈勃斯丹和西德数学家李希特的著作《筛法》正在印刷所校印。

他们见到了陈景 润的论文立即要求暂停付印,并在这部书里添加了一章,第十一章:“陈氏定理”。

他们称 陈氏定理为筛法的“光辉的顶点”。

在国外的数学出版物上,诸如“杰出的成就”、“辉煌的定理”,等等。

一个英国数学家给 陈景润的信里说,“你移动了群山。

” 至今,陈景润研究哥德巴赫猜想和其他数论问题的成就,仍处于领先地位。

重回母校忍受孤独出成果 命运在上世纪 70 年代发生转折,荣誉迟到的那些年,他被埋葬在了动乱、绝望里。

更往前,哥德巴赫猜想的论证出现之前,陪伴陈景润的是孤独。

“他成了一个踽踽独行,形单影只,自言自语,孤苦伶仃的畸零人。

长空里,一只孤雁。

” 徐迟的眼里,陈景润始终是孤独的。

这种孤独源自于贫穷、困顿;也源自于陈景润孱弱的身体、内向的性格。

命运其实可以为他敞开第二种可能性,可以默不作声地、简单地过完这一生。

但他的选择却 具有植物生长的特性,正如一颗被扔掉的豆子进行选择,要么发芽,要么仍旧是豆子。

还好,他选择了前者,他钻进了数学的王国,找到了庇护所,一路驰骋,小学到高中,数学 始终全优。

命运有意或无意地造成一种关联:孤独与趣味,或许是相伴而生。

他沉默地活在当下,却张扬在数学的王国里,等待着美好的时光。

厦门大学数学系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北京的中学任教。

美好的时光只出现了一秒钟,麻烦重新回来。

“陈老师,您讲的话我们听不懂。

真的,我们完全没有听明白。

” “陈老师,您能不能用普通话给我们讲课呢?”另一个女同学也站了起来。

讲台下孩子疑惑或追问的目光,逼得年轻的他口齿不清、无所适从,长时间的讲授让他的嗓 子发炎„„他被辞掉了,这使他的内心感到痛苦。

最后,他还是重回到了母校厦大。

那里才是适合他的地方。

结束与社会的直接关联, 陈景润似乎重新回到了孤独。

而这种孤独, 却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 完成了第一篇论文《他利问题》 。

论文得到中科院数学所所长华罗庚的赏识,陈景润由此被 调进中科院。

哥德巴赫猜想的进一步论证,才有了实现的可能。

“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丈夫” 妻子由昆一直为陈景润的两句话所动容。

“我知道自己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你不同意,我尊重你的意见,只是除了你,我这一辈 子也不谈恋爱,更不结婚了。

” “由昆是最聪明的,由昆什么都会。

” 在由昆看来,这个科学家丈夫,其实是个一穿上妻子的军装就会手舞足蹈、向旁人炫耀的普 通男人。

他不谙世故,曾到未婚妻娘家去,带着一盒昨天娘家人拎来的蛋糕。

他望子成龙,在儿子一岁的时候就往他的手心里塞上铅笔,期望着儿子尽早能写写画画。

他珍惜时间,在书房工作时被儿子打扰只能高呼:“由昆啊,你快来啊,把欢欢(儿子陈由 伟的小名)抱出去。

” 他热爱自然,在家里的阳台上捣鼓了瓶瓶罐罐,种植蔬菜和花草,一时的收获舍不得吃,细 心留下来解儿子的馋。

陈由伟对于父亲的记忆,停留在 14 岁之前,他觉得那个瘦小的肩膀经不住依靠。

而到后来, 他认识到,父亲精神的强大,可以承受家人的所有依靠。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