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级英语课文翻译

 时间:2014-07-18 20:55:43 贡献者:何静的邮箱

导读:一、阿真舍湾 一片灰色的宁静笼罩着蛮荒环布的纽芬兰阿真舍湾, 那些美国军舰就停泊在这里静候着 温斯顿?丘吉尔的到来。轻烟薄雾将一切都染成了灰色:灰色的海水,灰色的天空,灰色

在哪里可以找到《高级英语》第一册 张汉熙 的课文翻译呀
在哪里可以找到《高级英语》第一册 张汉熙 的课文翻译呀

一、阿真舍湾 一片灰色的宁静笼罩着蛮荒环布的纽芬兰阿真舍湾, 那些美国军舰就停泊在这里静候着 温斯顿?丘吉尔的到来。

轻烟薄雾将一切都染成了灰色:灰色的海水,灰色的天空,灰色的 空气,还有那略带着一点绿意的灰色的山丘。

在尖厉的哨声和扩音喇叭声中,那些军舰上的 水兵和军官们如往常一样在执行着各自的军务。

在军舰上那些日常的喧闹声所及的范围之 外,便是那笼罩着阿真舍湾的一片原始蛮荒的静寂。

九点钟, 三艘灰色的驱逐舰驶入了视线, 后面跟着出现一艘涂着蛇皮般迷彩伪装色的战 列舰,那便是英国皇家海军的“威尔士亲王号” ,也是在场的最大军舰,舰上装备着的大炮 曾经击中德舰“俾斯麦号” 。

当它驶过“奥古斯特号”时,甲板上的军乐队打破寂静,奏响 了美国国歌《星条旗》 。

此曲一终, “奥古斯特号, ,的后甲板上的军乐队接着奏起了英国国 歌《上帝保佑吾王》 。

在一号炮塔上临时支起的帆布凉篷下面,帕格.亨利同海陆军将领们以及艾弗里尔?哈里曼 和萨姆纳?韦尔斯等显要文职官员们一起站在总统的身边。

他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距离不到五 百码远的丘吉尔,他穿着一身式样古怪的蓝色衣服,手中挥动着一根大亨茄。

身材比所有的 人都高大得多的总统则穿着一套正正规规的大号棕色西装, 撑在装着支架的病腿上僵直地站 着,一只手拿着礼帽故于胸前,另一只手抓着儿子的胳膊。

他的儿子是海军航空队的一位军 官,面貌同他极为相像。

罗斯福那粉红色的大脸上有意识地露 m 一副庄重严肃的表情。

《上 帝保佑吾王》演奏既毕,总统的表情轻松起来。

“唷!我还从来没有听到过演奏得比这更好的 《我的祖国,这是您》 。

”周围的人对总统的这句玩笑报以礼貌的微笑,罗斯福本人也笑了起 来?随着水手长吹出的一声尖厉的哨音,巡洋舰甲板上的这场检阅活动结束了。

二、哈利?霍普金斯 海军上将金招呼帕格。

“坐我的快艇到‘威尔士亲王号’上去给哈利.霍普金斯先生送 个信。

总统希望在丘吉尔来访之前同他先谈谈,因此,请赶快去办。

” “是,长官。

” “总统情绪怎样?”霍普金斯在他那间紧挨着军官室的小卧舱的床铺上打开了两个提 包。

他往其中的一个里小心冀翼地放进一些文件和书册, 另一个里则随手胡乱塞进一些衣服、 鞋子和药瓶子。

霍普金斯看样子比以前瘦了很多,背也驼了,一件灰色双排钮扣的西装套在 身上显得空荡荡的。

“他情绪好极了,先生。

” “我想象得出。

丘吉尔也是这样。

丘吉尔这几天就像一个将要初次约会的小伙子。

说起来,这的确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

”霍普金斯从一个抽屉中拽出几件脏兮兮的衬衣,信 手塞进手提箱里。

“差点忘了这几件衬衣。

我在克里姆林宫就已经丢了几件,到伦敦后不得 不再弄了几件。

” “霍普金斯先生,俄国人方面的情形如何?他们能坚持下去吗?”

霍普金斯没立即回答。

他手里拿着一叠文件, 撇了撇嘴, 然后以十分肯定的口气说: “俄国人能够坚持下去,但形势还是很危急。

他们需要支援。

”他又忙着收拾东西。

“帕格, 如果你从阿尔汉格尔斯克飞到莫斯科, 途中要飞行好几个小时, 飞过一片片郁郁葱葱的茂密 的森林和褐色的沼泽。

有时候你放眼望去,望到天边也看不见一个村庄的影子。

希特勒这一 口咬得可真大。

”他拼命使劲想扣上手提箱上的搭扣,帕格忙上前帮了他一把。

“啊,谢谢。

帕格,你猜猜看,斯大林最希望我们向他提供什么?” “飞机, ”维克多?亨利不假思索地说。

“ ‘遮天蔽日的飞机’就像去年法国人大喊大 叫着要的那样。

” “是铝, ”哈利?霍普金斯说。

“用来制造飞机的铝。

唔,让我来纠正一下 吧——他最想得到的是高射炮,其次才是铝,另外还想要大批军用卡车。

斯大林没打算在三 个星期,或六个星期,或三年内就让人打败。

”霍普金斯将一些文件整理收拾好了,放在小 手提箱里,然后关好。

“我们走吧。

” 霍普金斯刚刚颤巍巍地顺着舷梯爬到金的快艇的甲板上, 还没站稳, 艇尾突地一下 子被浪尖揄赢,接着又跌落下去。

霍普金斯失去平衡,身子一歪,倒在了艇长的怀里。

艇长 赶忙用儿语安慰说, “别害怕,先生。

” “帕格,我永远也当不了一名水手, ”霍普金斯踉踉跄跄地走进舱室,叹了口气, 在软垫上坐下。

“登水上飞机去苏联的时候, 我竞扑面倒地, 差一点当场就结束了我的使命。

” 他环顾了一下这艘设备完善的快艇。

“好了,好了。

美国!和平时代!这么说——你还在作战 部。

那么,参谋会议你是要参加的了。

” “有些会议是要参加的,先生。

” “你应该记住我们的朋友们的要求。

同首相一起在海上度过五天之后,我对这一点 是很清楚的。

’ ’霍普金斯伸出一只瘦削的手,扳着瘦骨嶙峋的手指头说了起来。

“首先他们 会敦促我们立即对德国宣战。

他们明白这个目的是达不到的, 但它会为第二个要求铺平道路, 那才是温斯顿.丘吉尔横渡大洋的真正原因。

他们希望由美国向日本提出警告:在亚洲采取 任何与英国作对的行动都意味着 I 司我们开战。

他们的帝国在亚洲的力量很薄弱,希望美国 对这种警告起一些支持的作用。

他们还将催促我们向他们在埃及和中东的军队提供大量军用 物资。

因为如果希特勒侵入该地区, 封锁苏伊士运河的话, 大英帝国便等于被人扼住了咽喉, 势必难以生存下去。

他们还会巧妙而又努力地设法一一我若处在他们的地位也会那样做一一 达成这样一种谅解,即在获取美国援助方面他们应该优先于俄国。

他们会说,现在是从西线 开火把德国炸个天翻地覆的时候了,应该积蓄力量,准备发起最后攻击。

他们还会暗示,我 们给俄国人提供的物资,几个星期之后也许就会诩过头来用。

二攻击我们。

” 维克多.亨利说, “总统可不这样认为。

” “但愿如此。

一旦希特勒战胜了俄国,他就会战胜全世界;而如果他在俄国战败, 他就会彻底完蛋, 即使日本人有什么动作也无关大局。

俄国那边的战斗规模之大简直令人难 以想象。

战斗双方投入的兵员估计有七百万。

帕格,七百万,也许还更多。

”霍普金斯一字 一顿地说出这个数字,同时把两只手的瘦削的手指全伸了出来。

“到目前为止,俄国人一直 处于挨打的地位,但他们并不害怕。

他们决心要将德国人赶出去。

目前的战场就在那儿,援 助物资也应该运送到那儿去。

“那样说,这次会谈几乎毫无意义了, ”帕格说。

快艇此时已放慢速度,轧轧响着 靠近了“奥古斯特号” 。

“不,这次会谈是一次胜利, ”霍普金斯说。

“美国总统和英国首相走到一起,面对 面地商讨打败德国人的问题。

就目前来说,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伟大的胜利。

”霍普金斯对 帕格.亨利忧郁地笑了笑,大大的眼睛中随即闪现出喜悦的光芒。

他在摇摇晃晃的快艇上站 起身来。

“再说,帕格,这是一次有历史意义的换岗啊!” 三、丘吉尔来访 温斯顿?丘吉尔十一点钟来到“奥古斯特号”上,罗斯福在舷梯口 I 司丘吉尔那戏 剧性的握手因让摄影师照相而延长了时间,他们微笑着互致问候。

这两位领导人以一种奇特的方式贬抑对方。

他们两位都是头号人物,但这又是不 可能的,两个人不可能同时都是第一。

那么,究竟谁是第一呢?罗斯福站着比丘吉尔高出一 个头,然而他却是可怜地由两根没有生命的假腿支撑着,紧依在儿子的胳膊上,长裤空荡荡 地迎风飘动着。

丘吉尔呢, 看起来像一个穿着蓝制服的驼背的匹克威克, 他抬头看着罗斯福, 神态庄重而又亲切。

比起罗斯福来,他老成一些,神态更威严,也更自信。

不过,从这位首 相身上还是可以看出一些钦佩罗斯福的神色来。

罗斯福看起来有那么一丁点儿更像第一号人 物。

或许这就是霍普金斯所说的“换岗, ,的意思吧。

一个看不见的信号使摄影工作停止了, 两人之间的握手结束了, 接着就见一辆轮椅 推了出来。

很快, 那位在报纸头版的新闻图片上昂然挺立的总统又成了帕格更为熟悉的瘸子; 他蹒跚着走了一两步,就一屁股跌进轮椅,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两位伟人和他们手下的军 事首脑们都离开了后甲板。

参谋人员立即开始工作, 全天开会。

维克多. 亨利与作战计划人员一起开会, 勃纳? 沃克就参加这一层的会议,级别上低于参谋 282 长们及其副手们,当然比总统、首相及其顾 问.的最高级会议低得多。

一开始就碰到了熟悉的老问题:来自英国军方的要求太过分,又 互相矛盾,计划不现实,合同没兑现,须优先照顾的顺序一团糟,通讯联络混乱不清。

计划 人员很快就确定了重点, 那就是首先要制造新船以补充被德国潜艇击沉的船只。

战争物资如 不运到大洋彼岸,就无法用来跟希特勒作战。

这是明摆着的事实,一旦意见一致,所有其他 的要求、方案和计划就得一笔勾销。

钢铁、铝材、橡胶、阀门、马达、机床、铜线,所有这 成千种战争物资要首先用于造船。

这个简单的衡量标尺很快就暴露出“民主(阵营)兵工厂” 的贫困并提出必须着手进行一项巨大的、 迫在眉睫的工作: 建造新的钢厂和将钢材制成作战 车辆和武器的工厂。

各种各样设想中的宏伟计划涉及数以百计的舰船, 成千上万的飞机和坦克, 成百万 的兵员。

在讨论所有这一切的过程中,一个忧郁的话题反复出现:急需十五万支步枪。

假如 俄国崩溃,希特勒很可能会像入侵克里特岛一样对英国发动一场大规模空中入侵以结束战 争, 而用来保卫英国机场的步枪却不够数。

与将来联军对北非或者法国海岸发起联合进攻所 需的庞大数量的战争物资相比,眼下这十五万支步枪的需求实在少得可怜。

四、罗斯福蹒跚着登上英舰

第二天上午,一艘艘轻舟快艇越过波光粼粼的海湾,从四面八方云集到“威尔士亲 王号”周围做礼拜。

经过连日的灰蒙蒙的大雾之后,阳光显得格外明媚耀眼,使得周围山丘 上那一片片松树林和枞树林也显得格外的郁郁葱葱。

一艘美国驱逐舰徐徐地向前靠拢, 舰桥正对着这艘战列舰的主甲板, 然后一块跳板 搭了过来。

弗兰克林?罗斯福身穿一套蓝色西服,头戴一顶灰色礼帽,手拄一根拐杖,在儿 子的搀扶下步履蹒跚地踏上跳板, 吃力地拖着一条腿向前移动一步, 然后再拖另一条腿移动。

海湾里风平浪静,但两艘军舰仍随着平缓的波浪摇晃颠簸。

身材高大的总统每前跨一步,身 子都会左摇右晃、前跌后仰。

维克多?亨利和挤在驱逐舰舰桥上的所有美国人一样,屏息静 气地注视着罗斯福步履艰难地蹒跚走过那狭窄而又摇晃不停的跳板。

等候在 “威尔士亲王号” 的甲板上的摄影记者们也都在目不转睛地看着总统, 但帕格注意到, 谁也没有拍摄罗斯福蹒 跚而行的镜头。

他的脚终于踏上了“威尔士亲王号”的甲板,丘吉尔向他敬礼并伸出手来扶他。

铜 管乐队奏起了《星条旗》 ,罗斯福立正站着,胸脯一起一伏地喘着粗气,脸上显出严肃的神 色。

乐曲奏完后,总统在丘吉尔的陪同下,一瘸一拐地走过甲板,坐了下来。

英国牧师身上穿着的红白两色的法衣在海风吹拂下不停地飘摆着, 满头浓密的灰发 狂飞乱舞。

此时他正念诵着英国皇家海军祈祷词的最末一段: “„„从海上的危险中拯救我 们, 从敌寇的强暴下拯救我们; 愿我们正当的海上航行安全得到保障„„让我们满载自己的 劳动成果,平安返乡,满怀喜悦地投入大地的怀抱„„以赞美和显耀您神圣的名字;以我主 耶稣基督„„” 几名英国水兵小心翼翼地走出队列, 先是一个人, 接着其余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偷偷 从怀里摸出照相机来。

看到无人阻拦他们,而两位领导人还满面笑容地挥手向他们致意,水 兵们便一齐拥了过来。

照相机一下子出现了几十架。

水手们欢笑着将两位大人物团团围住。

看到军舰上出现这种异乎寻常的混乱局面,帕格?亨利觉得又好笑又好气。

就在这时,他觉 得有人碰了他胳膊肘一下, 原来是勃纳?沃克勋爵。

“你好哇, 亲爱的朋友, 同你说句话好吗?” 五、英国人的一项请求 勃纳?沃克的卧舱像一间私人藏书室一样光线柔和,温暖而舒适。

“喂,亨利,你觉 得在军舰上喝酒怎么样?我这儿差不多有一满瓶雪利酒。

” “我赞成。

” “太好了。

在执行任务期间完全不能喝酒,对不对?可昨天晚上总统却请我们喝了 一顿美酒。

” “海军的一切条令本来就是总统制定的,先生,他也有权根据自己的需要修改这些 条令。

” “噢?那倒很方便。

”勃纳?沃克点燃一支雪茄,接着两个人便呷起酒来。

“我猜你一

定知道这艘军舰是在没有护航的条件下横渡大洋的吧。

” 这位空军准将接着说道, “我们从英 国出发后的第一天晚 上就遇上了大风暴, 为我们护航的驱逐舰没法保持速度, 所以我们只好单独地走曲 线绕行了。

” “先生,这话可真使我大吃了一惊。

” “是吗?你是否觉得英国首相过于冒险了一些,有意让德国鬼子在大海上将他当靶 子打?我们可是在既没有空中掩护也没有海面护航的条件下,穿过整整一个德国潜艇舰队的 伏击区,航行三千英里呀。

” “我只能说你们有你们的善良的天使在护佑你们。

” “哦,是啊,不管怎么说,我们已平安到达这儿了。

不过,还是谨慎一些,不要让 那些善良的天使过分操劳的好,你说呢?你难道不这么看吗?在我们返航途中,大西洋上的每 一艘德国潜艇一定都已作好了战斗准备。

我们不得不穿过他们的伏击区。

” 说到这里, 勃纳. 沃 克停顿下来,凝神注视着雪茄上的烟灰。

“你知道,我们的护航力量很单薄。

我们集中了四 艘驱逐舰。

要是能有六艘,海军上将庞德一定会更高兴的。

” 维克多.亨利马上接口说, “我会同海军上将金谈一谈的。

” “ 你明白,这事我们不能提出要求。

首相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发火的。

他正期望着 与德舰“蒂尔皮茨号”遭遇,来一场激烈的炮战哩。

” “我马上就去办理这件事吧,先生。

”帕格一口把酒喝干,站起身来。

“哦?就要去了吗?”勃纳?沃克打开舱门。

“那真是太感谢了。

” 后甲板上,照相还在进行。

两位政治家还在愉快地交谈,而那些水兵们这时已被一 些带照相机的军官们挤开了。

两位政治家背后站着的那些高级参谋人员和文职顾问们个个都 是满脸不高兴的样子。

霍普金斯眼睛斜视着阳光普照的海面,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军官们 都聚在一堆交谈,只有海军上将金神情木然地独立站在一旁。

帕格走上前去,敬了个礼,然 后尽量简明扼要地汇报了他同勃纳.沃克的谈话情况。

金的瘦削的下巴上的皱纹加深了。

他 点了两下头,一言不发地走开了。

他并不是要走到哪里去,他的那种动作只是为了示意让亨 利离开,而且是一种坚决有力的表不。

会议接下来又继续开了两天,其问举行了多次酒宴。

一天晚上,晚宴过后,丘吉尔 在“奥古斯特号”的军官室里演讲,滔滔不绝地发表了一篇内容丰富多彩的演说,描绘了这 场战争的发展趋势。

封锁、 越来越猛烈的空袭和扰敌破坏活动迟早将削弱控制着欧洲的纳粹 魔爪,俄国和英国将会“形成一个包围圈” ,并将慢慢地无情地缩紧这个包围圈。

如果美国 成为一个全力以赴的盟国, 战局的进展当然会快得多。

西部战场不需要进行大规模进攻或长 时间的陆战。

只需几个装甲纵队在被占领国家一登陆,便会导致群众起义,希特勒的黑色帝

国便会在一片瓦砾、鲜血和烈火中土崩瓦解。

富兰克林。

罗斯福面带微笑,瞪大眼睛,聚精 会神地听着,不插一句话,只是由衷地同其他的人一道热烈地鼓掌喝彩。

会议的最后一天,就在午餐开始之前,海军上将金派人来叫帕格。

帖格来到金的舱 室, 看到这位海军上将身穿衬衣和裤子, 正在用毛巾擦洗面部和耳朵。

“特混舰队 26. 3. 1. 包 括‘梅伦号,和 t 梭德号’两艘驱逐舰,已经组成, ”金连招呼也没有打就开口说道。

“这支 舰队将护送‘威尔士亲王号’去冰岛。

你将以联络官的身分登上 t 威尔士亲王号’ ,到冰岛 后再离开‘威尔士亲王号, ,随特混舰队返回。

” “是,长官。

” “不给你下书面命令了。

私下里先给你透个风,我们很快就会将所有船舰护航到冰 岛,时间可能就在下周。

见鬼,我们的海军陆战队已经占领那个地方了。

总统甚至还派了一 位年轻军官作为海军副官陪同丘吉尔参观我们的冰岛基地, 此人是海军少尉小富兰克林’ 罗 斯福。

”提到这个名字时,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知道了,长官。

” “再问你一句,亨利,你在语言方面怎么样?” “很久以前我学过一种外语,将军。

” “是这样的,九月份要运送军用物资去苏联,当然就是说,如果俄国到时仍在坚 持战斗的话。

霍普金斯先生提名要你去, 他和总统似乎都很欣赏你在登陆运载工具等方面的 专长。

我们还查过你的服役档案,好像你自称懂一点俄语。

嘿!是怎么回事?这可不简单哪。

” “将军,那是我一九一一年进海军学院时登记填写的,当时的确懂一点俄语,可现在连十个 单词也记不得了。

”亨利接着说明了童年时代在索诺玛郡有机会交上说俄语的伙伴的情况。

“我知道了。

不过,档案上就是这么填的。

待你从冰岛返回后,就将你从作战计划 处调出来,进强化班温习一下俄语,做好准争,以便于需要时去苏联执行一桩特殊使命。

到 时会给你配翻译的。

但是,你自己哪怕是只懂一点点俄语,那也会使你的情报更有价值。

“是,是,长官。

” 金穿上制服上衣,定睛看着维克多?亨利,微微地笑了笑。

这可是亨利记忆中第一 次得到这样的恩赐。

“延长征兵制法案一小时前在众议院获得通过,你听说过了吗?” “通过了?感谢上帝!” “以一票的微弱多数。

” “什么?一票,长官?”

“一票。

” “唷!这可不能鼓舞英国人,将军。

” “是啊,也鼓舞不了总统,可时下美国人民就是这样的态度。

这可能是自取灭亡, 但事实就是如此。

无论如何,我们的工作要继续‘干下去。

” 六、德国潜艇布局图 随着两国国歌的奏响和礼炮的轰鸣, 迎着那散发出青山的气息和硝烟气味的清新的 微风, “威尔士亲王号”驶离了阿真舍湾。

这次伟大的会议结束了。

在“威尔士亲王号”的军官室里,维克多?亨利可以感觉出笼罩着全舰的那种阴 郁的气氛。

这次会议在增加对英国的援助方面罂得了一些什么样的进展,尚未公布出来;而 这事本身显然使舰上的军官们感觉到是个不好的兆头。

这些人都是在空袭和炮战中浴粤奋战 了两年的老兵;尽管他们的军舰是那么富丽堂皇,他们的军官;又那么豪华气派,他们的情 绪却很压抑。

英国的困境似乎渗进了他们的骨髓。

他们无法相信,温斯顿?丘吉尔为了这次 会议把他们那已经元气大伤的海军中最好的一艘军舰, 连同他自己的生命都拿来冒险, 到头 来竟会空手而归。

这可不是温尼的风格。

然而, 他们谈话的调子都很悲观, 只有渺茫的希望, 而没有真正的信心。

这天晚饭过后,梯莱特少将走到维克多?亨利身边, 将一只瘦削的手按住他的肩头。

“想看看潜艇布局图吗,亨利?首相认为你有可能想看看。

” 梯莱特打开的那扇钢舱门上亮着红色保密信号灯。

丘吉尔身穿一件像机械师工作服 式样的连衣裤,弓着背,垂着眼皮,正在察看一幅占了一面舱壁的俄国前线地图。

正对面的 舱壁上挂着一幅大西洋海图。

舱室里烟雾腾腾, 几位年轻军官正在屋中央的一张桌子上处理 电讯收发工作。

“那儿, ”首相用手中的雪茄指了指那幅苏联地图,对梯莱特和帕格’亨利说, “那 儿是一幅正在展开的可怕的画卷。

” 标志斯摩棱斯克东部前线的那条红线上出现了两道新画出的指向莫斯科的粗线。

丘 吉尔咳嗽了一声,目光扫向亨利。

“你们的总统曾经警告过斯大林,我自己根据确切的情报 对他提出了更加明确的警告。

别的国家受到袭击时猝不及防还情有可原, 苏联政府仓猝无备 就太说不过去了。

”首相转过身,拖着疲乏的脚步走向对面的舱壁。

在阿真舍湾时,丘吉尔 显得身健体壮,气色很好,充满活力,简直年轻了十岁。

此时的钞却冀舰发灰,布满红斑。

“哈罗,我们在这儿有什么新发现吗?” 一个个黑色的小棺材形状的标记散布在宽广的蓝色平面上, 一位军官还在往上加几 个,在靠近战列舰预定的航道附近密布着一群。

再往前,是一大群一大群的红头针,其中也 夹着一些蓝头针。

“这个新潜艇群是黎明时分一架美国侦察机发现的,长官, ”那位军官说。

“啊,是的。

庞德上将也是这样告诉我的。

我猜想我们是在避开它们?” “我们的航向已经改往北方,长官。

” “H 一 67 护航舰已差不多到家了,我知道。

” “今晚我们就把这些针拔掉,首相先生。

” “这倒是好消息, ”丘吉尔粗声地咳嗽着,一面抽雪茄,一面列亨利说, “看来,我 们还会有点好戏给你看的。

不过它不会有乘轰炸机飞临柏林上空那么热闹,对吗?那回玩得 开心吧,上校?” “那是一次难得的殊荣,首相先生。

” “随时可得,随时可得。

” “太荣幸了,先生。

一次就足够了。

” 丘吉尔哑着声音咯咯笑了起来。

“我想也是。

今晚是什么电影,梯莱特将军?” “首相,我想是斯坦?劳莱和奥利佛?哈代合演的《海上笨蛋》 。

” “ 《海上笨蛋》吗?倒是挺合适的!军医命令我卧床休息,还命令我别抽烟。

我要去 看《海上笨蛋》 ,还要带上我的雪茄。

” 帕格?亨利观看《海 J 二笨蛋》时并没有心思去好好欣赏,因为他心里老想着这艘 战列舰不知什么时候就会碰上一群德国潜艇。

那些德国艇长很有本领, 常常会溜过驱逐舰保 护网。

但是,直到电影放完,也没有发生任何事件。

“虽开心热闹却有点牵强附会。

”首相一 边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外走,一边用低沉、浑浊的声音这样评论道。

七、 “我们终不免要付出代价” 次日,军舰上的军官起居室挤满了听克莱门特?艾德礼广播讲话的人。

所有不值班 的军官, 全体参谋人员和制订作战计划的人员都聚集在军官室里唯一的一台特别陈旧的、 格 格作响的收音机周围。

战舰正在狂风暴雨中破浪前进,摇晃颠簸,发出缓慢冗长的嘎吱声。

对他这位美国客人来说,这半小时非常难熬。

在艾德礼逐段宣读“大西洋宪章”时,他看到困惑的目光,拉长了的面孔,和频频 的摇头。

夸张的语言一点也没有表明美国同意承担更大的义务。

口口声声都是对纳粹暴政的 谴责,对“四大自由”的赞扬,对充满和平和兄弟情谊的未来世界的献身,就是只字不提对 英国更多的军事援助。

某些关于贸易自由和各民族独立的词句,如果有什么具体含义的话,

那就是意味着大英帝国的末日。

对此,帕格并不特别惊讶,他只是想:弗兰克林?罗斯福可真是个难对付的家伙。

“哼!”在收音机关掉后的一片沉默中,梯莱特少将咕哝着说, “我敢说会议结果一 定不止于此。

你说呢,亨利?” 所有的目光都转向这位美国人。

帕格明白无法含糊过去,只好说, “不,先生,恐怕就只这些了。

” “你们的总统现在已经在联合公报中承诺要消灭纳粹暴政, ”梯莱特说, “这是否意 味着,你们不论用什么方式,终究是要参战的?” “那是指的《租借法案》 , ”帕格说。

各种各样的问题从四面八方向他投射过来。

“你们不准备同我们联手对付日本吗?” “目前尚无此打算。

” “那么,简单明了地说,你们是不打算参加太平洋战争了?” “总统不会向日本提出战争警告。

没有国会的支持,他不能这样做。

” “你们的国会是怎么回事?” “这个问题问得好。

可就在前天,我们的国会差一点就要解散美国军队,仅仅只差 了一票啊。

” “难道你们的国会议员们对世界局势一点也不了解吗?” “他们根据自己的政治利益投票,以期保住其政治地位。

” “那么,你们的人民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们的人民目前的态度和贵国人民在慕尼黑协定时的态度差不多。

” 这话带来了一阵沉默。

梯莱特说, “我们正在为此付出代价。

” “我们也终将会付出代价的。

“那时候我们的领头人是张伯伦,先生, ”一位面色红润的上尉说。

“而你们现在的 领头人是罗斯福。

” “美国人民不想同希特勒打仗,先生们, ”帕格说。

“事情就这么简单,对此罗斯福 也无计可施。

他们不想同任何人打仗。

生活是美好的, 战争是一场他们可以袖手旁观的球赛。

你们等于是我们自己一方的球队,因为你们和我们说着同样的语言。

所以,才有了《租借法 案》和这个《大西洋宪章》 。

《租借法案》并不是什么吃亏的事儿,它在大伙儿眼中只不过意 味着更多的工作机会和更多的钱。

” 舰身一阵异常剧烈的摇晃使厨房里的陶瓷器皿碰得哗啦啦直响。

这场激烈的舌战停 止了。

维克多?亨利回到自己的船舱。

在到达冰岛离舰之前,亨利再也没同那些英国军官过 多地交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