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83回概括

 时间:2019-02-28 06:36:17 贡献者:李鹏亚

导读:红楼梦 83 回概括【篇一:红楼梦 83 回概括】阅读心得: 第九回中宝玉上学了,荣国府里是一番高兴。像贾府这 样声势显赫的富贵人家,宝玉上学确实是一件关系重大的事。上自 贾母,下

红楼梦章回概括.doc
红楼梦章回概括.doc

红楼梦 83 回概括【篇一:红楼梦 83 回概括】阅读心得: 第九回中宝玉上学了,荣国府里是一番高兴。

像贾府这 样声势显赫的富贵人家,宝玉上学确实是一件关系重大的事。

上自 贾母,下至丫环、书僮,都忙碌开了。

老太太不但殷勤 “ 嘱咐 ”宝玉, 还和宝玉的陪读秦钟“说话儿”。

说什么呢?自然是叮嘱的话,因为 她最怕“家学里子弟太多,生恐大家淘气”,所以显得十分不放心。

在见王夫人时,书中没有叙述这位母亲说了什么,但她叮咛几句是 免不了的。

大丫环袭人呢, “ 早把书笔文物包好,收拾的停停妥妥 ”, 什么大毛衣服,什么脚炉手炉的炭,考虑得十分周到。

嘴上还说: “读书是极好的事,不然就潦倒一辈子”。

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有一个小花絮,当然就是宝玉忽想起未辞黛玉,因又忙至黛玉房中, 来告别“并唠叨了半日”的唯一的那位姐妹。

彼时黛玉才在窗下对镜 理妆 ,听宝玉说上学去 ,因笑道:“好,这一去 ,可定是要‘蟾宫折桂 ’去了。

我不能送你了.”这位从不说“仕途经济”之类“混账话”的林黛玉,虽免 不了仍语带讥讽,却也说了句很实在的安慰话。

每次看了我都会心 一笑,多么美好的感觉?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主要内容:第九回 宝玉和秦钟到贾家学堂读书,就是曲演曹家被雍正迫害,书中说宝 玉和秦钟都十二岁,秦... 阅读心得: 第九回中宝玉上学了,荣国府里是一番高兴。

像贾府这样声势显赫 的富贵人家,宝玉上学确实是一件关系重大的事。

上自贾母,下至 丫环、书僮,都忙碌开了。

老太太不但殷勤“嘱咐”宝玉,还和宝玉 的陪读秦钟“说话儿”。

说什么呢?自然是叮嘱的话,因为她最怕“家 学里子弟太多,生恐大家淘气”,所以显得十分不放心。

在见王夫人 时,书中没有叙述这位母亲说了什么,但她叮咛几句是免不了的。

大丫环袭人呢,“早把书笔文物包好,收拾的停停妥妥”,什么大毛 衣服,什么脚炉手炉的炭,考虑得十分周到。

嘴上还说:“读书是极 好的事,不然就潦倒一辈子”。

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有一个小花絮,当然就是宝玉忽想起未辞黛玉,因又忙至黛玉房中, 来告别“并唠叨了半日”的唯一的那位姐妹。

彼时黛玉才在窗下对镜 理妆 ,听宝玉说上学去 ,因笑道:“好,这一去 ,可定是要‘蟾宫折桂 ’去了。

我不能送你了.”这位从不说“仕途经济”之类“混账话”的林黛玉,虽免 不了仍语带讥讽,却也说了句很实在的安慰话。

每次看了我都会心 一笑,多么美好的感觉?人生得一知己,足矣!

主要内容:第九回宝玉和秦钟到贾家学堂读书,就是曲演曹家被雍 正迫害,书中说宝玉和秦钟都十二岁,秦钟到贾家学堂读书时,他 父亲秦业给先生送了二十四两银子,“十二岁”和“二十四两”就是暗 指曹家在雍正五年的十二月二十四日被抄。

因此学堂表面上是在说 读书的事,实际上是在曲演曹家被害的经过。

当时有些学生嫉妒秦 钟和宝玉及薛蟠的关系,这实际上是在影射当年曹家和皇帝康熙的 关系被人嫉妒。

宝玉代表曹家,薛蟠代表皇上,因为薛蟠是皇商, 在商业界最大,而“皇商”的谐音也可读为“皇上”。

秦钟可读为“情 种”,秦钟夹在宝玉和薛蟠中间,就是暗指曹家和皇帝(康熙)有情。

但薛蟠反复无常,就是暗指后来的皇帝换了雍正,这是在暗指雍正 是个反复无常的皇帝。

后来秦钟到外面和香怜在一起被金荣 “ 抓住 ” , 就是暗指曹家和太子结娃娃亲而偷抱了郡主。

此时的香怜影射曹家, 秦钟是东府的人,正好影射东宫太子,而金荣出现在秦钟和香怜之 间,就是暗指曹家和废太子家结金玉良缘。

但秦钟和香怜被金荣诽 谤,就是暗指曹家被妒臣和贪官诽谤。

后来贾蔷挑拨茗烟打金荣, 就是暗指贪官和不良的亲属在雍正面前陷害曹家。

这时茗烟是影射 曹家的小人雍正,而金荣此时变身,反而在影射曹家。

起初金荣诽 谤秦钟和香怜是指贪官妒臣诽谤曹家,但后来金荣骂秦钟和香怜是 指桑骂槐,骂的是雍正私通李金桂。

后来金荣被打,还要向宝玉和 秦钟认错,就是指曹家被抄后还要承认罪名。

——资料来源百度知道【篇二:红楼梦 83 回概括】●第八十一回 占旺相四美钓游鱼 奉严词两番入家塾 贾政不叫宝玉作诗联对,叫念文章,--亲自送宝玉到私塾,给代儒叮咛. ●第八十二回 老学究讲义警顽心 病潇湘痴魂惊恶梦 贾母说宝玉“野马上了笼头”;贾政叫宝玉学做人的道理.黛玉鼓励宝 玉在功名上下功夫,宝玉对此诧异. 代儒叫宝玉讲“后生可畏”和“好色过于好德” 袭人为晴雯“兔死狐悲”.怀疑宝玉要娶黛玉. 黛玉做梦父亲来接;黛玉痰中带血,探春、湘云来看. ●第八十三回 省宫闱贾元妃染恙 闹闺阃薛宝钗吞声 黛玉听一老婆骂外孙女,惊叫“这里住不得了.”探春湘云劝黛玉.

黛玉做梦宝玉为她掏心,袭人说宝玉昨夜嚷叫心疼. 凤姐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凤姐把自己银子送黛玉使. 贾政为元妃健康操心. 贾母等进宫向元春问病. 金桂和定蟾闹事,薛氏母女劝说不住. ●第八十四回 试文字宝玉始提亲 探惊风贾环重结怨 贾母给宝玉提亲,不管贫富只求性格儿、模样儿,还说贾政过去不如宝 玉.邢王二夫人没什么矛盾. 贾政又和王夫人说及宝玉功课之事.贾政检查宝玉作文. 贾母劝薛姨妈不要把家事放在心上,又宝钗温厚和平.宝玉急着看书,连 忙告辞.贾母褒钗抑黛. 贾政问巧姐儿的病,关心宝玉的婚姻对象;贾母、邢、王夫人看巧姐 的病. 凤姐撮合宝玉和宝钗. 贾环代表赵姨妈看巧姐,要看牛黄,闹倒了药锦子.赵姨妈责骂贾环. ●第八十五回 贾存周报升郎中任 薛文起复惹放流刑 宝玉说他的真玉晚上放光,邢、王夫人抿着嘴儿笑.贾母又忙问向薛家 求亲之事.王夫人说薛家“十分愿意”,因薛蟠不在家无人商量. 袭人找黛玉问宝玉娶亲的事,黛玉看书不答,袭人辞出.贾芸又找宝玉, 袭人不理.宝玉撕贴儿骂芸,说要早睡,“明日我还起早念书呢”. 贾政升郎中,宝玉放假在家乐,凤姐拿宝、黛开玩笑;贾母要给黛玉做 生日. 薛蟠打死人,薛家忙乱. ●第八十六回 受私贿老官翻案牍 寄闲情淑女解琴书 薛蟠因不满拿眼瞟蒋玉菡和跑堂的,用碗砸死跑堂的.薛姨妈托王夫人 转求贾政帮忙.薛家使钱,死罪开活. 黛玉给宝玉讲抚琴要遇知音;王夫人给宝、黛各送一盆兰花来.黛玉 想到“草木当春,花鲜叶茂,想我年纪尚小,便象三秋蒲柳.若是果能随愿, 或者渐渐的好来,不然,只恐似那花柳残春,怎禁得风摧雨送.” ●第八十七回 感秋深抚琴悲往事 坐禅寂走火入邪魔

宝钗以黛玉为知心,以冷节遗芳自喻,黛玉看了宝钗书信竟认为是“惺 惺惜惺惺”. 湘云说:“大凡地和人总是名自有缘分的”,“总有一个定数”. 黛玉归房,看看已是林鸟归西,夕阳西坠.感叹寄人篱下. 黛玉当着雪雁的面看宝玉旧帕及自己题诗. 惜春同妙玉下棋,宝玉未听出是妙玉的声音. 妙玉与宝玉听黛玉抚琴,琴弦断,妙玉说黛玉“恐不能持久.”妙玉认为君 弦太高,太过;妙玉走魔入火. ●第八十八回 博庭欢宝玉赞孤儿 正家法贾珍鞭悍仆 贾母八十一大寿时,鸳鸯叫惜春写经.李纨与贾母打双陆.宝玉给贾母送 蝈蝈解闷. 师傅让对对子,贾环对不了,宝玉帮他对,他买蝈蝈谢宝玉;贾兰对好了, 宝玉夸贾兰.贾环、贾兰给贾表安来了. 贾珍、贾琏怒打闹仗的周瑞、何三和鲍二.贾芸和小红在凤姐外相见 戏笑.贾芸给凤姐送东西,凤姐不收;贾芸把凤姐不要的东西给小红两 件. ●第八十九回 人亡物在公子填词 蛇影杯弓颦卿绝粒 黄河决口,淹了州县,贾政不回,宝玉功课松了. 宝玉为晴雯烧香写祝词.到潇湘馆看黛玉挂的嫦娥《斗寒图》. 黛玉听紫鹃、雪雁说宝玉完了亲,便糟蹋自己,绝粒待毙.贾母、王夫人 只疑她有病,不知其心事. ●第九十回 失绵衣贫女耐嗷嘈 送果品小郎惊叵测 侍书到潇湘馆与雪雁说宝玉亲事未定,老太太要“亲上作亲”,黛玉听了, 以为非自己而谁?阴极阳生,病情转好.王夫人和贾母来看黛玉. 邢王二夫人、凤姐在贾母房中说闲话;贾母主张娶钗嫁黛,瞒着黛玉 娶宝钗.王夫人怕黛玉知道“倒不成了事了”. 宝蟾、金桂调戏薛蝌. ●第九十一回 纵淫心宝蟾工设计 布疑阵宝玉妄谈禅 薛家犯事,贾政和王夫人商量早娶宝钗的事. 黛玉问宝玉与宝钗的关系问题,宝玉说“任凭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饮”. ●第九十二回

评女传巧姐慕贤良 玩母珠贾政参聚散 秋纹叫宝玉,怕他不来,故意说老爷叫他. 老太太要办消寒会,宝玉高兴地想着宝姐姐也过来. 宝玉给巧姐讲起了《列女传》. 宝玉见柳五儿越发娇娜妩媚,所以才要她. 凤姐吩咐旺儿给司棋母亲撕掳官司. 冯紫英推销两万银子的母珠,贾政不敢买,凤姐以秦氏自居,为贾府后事 着想.贾赦来贾政处叙寒温,还说“我们家里比不得从前了,这会儿也不 过是个空门面”. ●第九十三回 甄家仆投靠贾家门 水月庵掀翻风月案 南安王府来了一班小戏子,叫贾政去吃酒,贾赦过来问:“明儿二老爷 去不去?” 临安伯来人请看戏,贾政叫贾赦带上宝玉去. 贾政问包勇甄宝玉的情况;包勇说甄宝玉“改邪归正”,能帮老爷料理 家务. 贾政亲自过问水月庵风月案. 贾琏替贾芹瞒丑. ●第九十四回 宴海棠贾母赏花妖 失宝玉通灵知奇祸 混说,以防不测. 宝玉陪贾母出去赏花换衣服未戴玉,回来不见了,全家忙乱. ●第九十五回 因讹成实元妃薨逝 以假混真宝玉疯颠 岫烟叫妙玉扶乩,众人不懂乩. 贾琏告诉王夫人王子腾升内阁大学士. 贾政哭告元妃痰气壅塞,四肢厥冷.贾母等进宫,元妃折,四十三岁. 黛玉为宝玉失玉而喜,以为宝玉配偶必然是自己. 薛姨妈征求宝钗对婚事的意见. 平儿指示悬赏寻玉. 有人送假玉来,被认出退回. ●第九十六回 瞒消息凤姐设奇谋 泄机关颦儿迷本性 王子腾进京途中死.王夫人悲女哭弟,为子耽忧.贾政被能放了江西粮 道.

老太太要给宝玉冲喜.贾政耽忧没了宝玉,年老无嗣.贾母说宝玉和宝丫 头合该好来. 凤姐献“掉包儿计”. 黛玉从傻大姐那里得知宝玉娶亲消息,去问宝玉,两人傻笑,独自回屋. ●第九十七回 林黛玉焚稿断痴情 薛宝钗出闺成大礼 黛玉吐血,贾母、王夫人去看,黛玉说老太太白疼了她了,老太太说黛玉 若有心病,她也没心肠了,白疼了黛玉了. 薛蝌向薛蟠征求宝钗出嫁的意见,薛蟠很知礼地同意按母亲的意见办. 黛玉焚诗稿.紫鹃找贾母未见.李纨说黛玉只有青女、素娥可比. 宝玉成亲,贾政远行. ●第九十八回 苦绛珠魂归离恨天 病神瑛泪洒相思地 宝玉欲死,宝钗说明黛玉已死,宝玉昏死.醒来觉得金石姻缘已定,自己 也心宽了好些.宝玉渐将爱黛玉之心移至宝钗身上. 黛玉临死前叫紫鹃求他们送她回去,她身子是净的;口怨宝玉. 贾母把黛玉死告宝钗.宝钗落了泪,贾母哭黛玉,王夫人也哭了一场;宝 钗也痛哭;宝玉还恐宝钗多心. ●第九十九回 守官箴恶奴同破例 阅邸报老舅自担惊 贾母、薛姨妈正想黛玉,凤姐却来说宝玉、宝钗的笑话. 贾政在江西粮道衙门一心要做清官,李十儿劝他要做贪官.他不肯,但信 任李十儿. ●第一百回 破好事香菱结深恨 悲远嫁宝玉感离情 宝钗说薛蟠自作自受,“香菱那件就了不得,……白打死了一个公子.”作 者在此为宝钗补“过”. 探春远嫁,宝玉哭倒,袭、钗规劝. ●第一 0 一回 大观园月夜感幽魂 散花寺神签惊异兆 凤姐去秋爽斋路上遇见恶狗相随,秦氏相问. 宝玉和宝钗夫妻恩爱缠绵,惹得夫妻不和的凤姐伤心. 凤姐因为遇鬼而信神. 凤姐求签,得“王熙凤衣锦还乡”之句,众人皆认为好签.宝钗说是“还有 原故”.

●第一 0 二回 宁国府骨肉病灾 大观园符水驱妖孽 探春将纲常大体的话说得宝玉有了醒悟之意. 尤氏在园中见鬼,贾珍叫贾蓉向毛半仙求卦,毛半仙说先忧后喜.贾珍等 相继病倒.园中不敢住人,为禽兽所栖. 贾赦请法师驱邪逐妖. 贾政被参革职,回京当员外郎.着降三级. ●第一 0 三回 施毒计金桂自焚身 昧真禅雨村空遇旧 王夫人说贾政在外作官,家里陪钱;下人在外办事,家中沾光.为贾政回 京而喜. 金桂想药死香菱反药死自己. 雨村遇甄士隐. ●第一 0 四回 醉金刚小鳅生大浪 痴公子余痛触前情 贾政问黛玉,王夫人禁不住哭了. 宝玉说宝钗不是他愿意的人,“都是老太太她们捉弄的.” ●第一 0 五回 锦衣军查抄宁国府 骢马使弹劾平安州 宁府被抄,贾赦贾珍被捆走,两府大乱. 世职被革. ●第一 0 六回 王熙凤致祸抱羞惭 贾太君祷天消祸患 贾母照应邢、尤等太太奶奶. 贾母祷神宽免儿孙,愿以死承罪. 贾政查人,喝骂奴才没良心. ●第一 0 七回 散余资贾母明大义 复世职政老沐天恩 主上宣旨,皆宽处理.革去两个世职,贾赦往台站效力,贾珍往海疆. 贾母散余资.贾政感叹老太太“真真是理家的人,都是我们这些不长进 的闹坏了”.凤姐感激贾母看视. 贾政袭了贾赦丢掉的世职.雨村投井下石,包勇醉骂雨村. ●第一 0 八回 强欢笑蘅芜庆生辰 死缠绵潇湘闻鬼哭 贾政将包勇罚看荒园.

王夫人将家事(内事)交凤姐办理. 贾母对湘云说宝钗有福气,黛玉小性儿又多心,所以不长寿. 贾母受湘云怂恿拿一百银子给宝钗做生日. 贾母叫请邢夫人,为顾及凤姐说的“齐全”. 宝玉中途退席去看尤氏,经潇湘馆闻鬼哭. ●第一 0 九回 候芳魂五儿承错受 还孽债迎女返真元 宝玉欲梦黛玉而不得. 贾母积食受凉,胸口纳闷,头晕目眩. 迎春死,贾母痛哭.史湘云丈夫得了暴病. ●第一一 0 回 史太君寿终归地府 王凤姐力拙失人心 鸳鸯求凤姐把老太太丧事办得风光些. 凤姐给贾母办丧事,钱少力拙,上下结怨. ●第一一一回 鸳鸯女殉主登太虚 狗彘奴欺夭招伙盗 鸳鸯在秦氏启发下寻死,宝玉先哭后笑,袭人以为又要疯了,宝钗却说他 有他的意思,宝玉喜宝钗知他之心,“别人那里知道”.邢夫人不要贾琏为 鸳鸯行礼.宝钗哭祭鸳鸯. 周瑞干儿子何三和赌友商量行窃.妙玉和惜春正下棋,贼盗来家,包勇打 死周瑞干儿子何三. ●第一一二回 活冤孽妙尼遭大劫 死雠仇赵妾赴冥曹 妙玉为贼所抢.惜春下定出家决心. 赵姨娘中邪病倒. ●第一一三回 忏宿冤凤姐托村妪 释旧憾情婢感痴郎 刘姥姥哭老太太,凤姐视其为救命之人,托之以己命和女命. 宝玉要找紫鹃表白自己的心,紫鹃未开门,宝玉被麝月找回. ●第一一四回 王熙凤历幻返金陵 甄应嘉蒙恩还玉阙 凤姐死,王仁混闹,要给凤姐大办丧事,嫌弃巧姐;平儿帮贾琏钱. 甄应嘉到府托家眷,贾政托应嘉看探春. ●第一一五回 惹偏私惜春矢素志 证同类宝玉失相知

贾政叫宝玉念书写文章,他要检查. 地藏庵姑子来贾府受到宝钗冷遇,激惜春出家. 贾宝玉与甄宝玉貌象而异,宝玉呆病发作. 和尚送来“宝玉”,宝玉死而复生.和尚要一万银子. ●第一一六回 得通灵幻境悟仙缘 送慈柩故乡全孝道 宝玉二历幻境. 宝玉厌弃功名,看淡儿女情级. ●第一一七回 阻超凡佳人双护玉 欣聚党恶子独承家 宝玉在还和尚“宝玉”,紫鹃、袭人拉住不放;宝钗接过“宝玉”,要宝玉 见和尚,宝玉说他们重玉不重人. 贾赦感冒转痨病,贾琏要去看父,将女儿托于王夫人. 荣府诸人各顾自己,不管别个,芸、蔷、环等胡作非为.邢大舅说笑话骂 贾蔷是看不住家的“假墙”. 惜春坚决要出家. ●第一一八回 记微嫌舅兄欺弱女 惊谜语妻妾谏痴人 惜春出家修行得到邢、王二夫人的应允,紫鹃要陪,宝玉念惜春“判词”. 贾环出主意给贾芸、王仁、邢大舅,叫卖巧姐. 贾政捎回家书,教宝玉、贾兰准备功课应考.宝玉正看《秋水》,想着出 世离群.宝钗以古圣贤以忠孝赤子之心打动宝玉.宝玉点头欲考.宝玉到 静室准备应考.宝钗、袭人既为其不信和尚高兴,又怕其恢复与女孩儿 打起交道的旧病. ●第一一九回 中乡魁宝玉却尘缘 沐息恩贾家延世泽 宝玉对王夫人表示以中举报答母恩.宝玉似有疯傻之状离去. 邢夫人作主,要卖巧姐,平儿和巧姐儿同去刘姥姥庄上避难. 贾兰回来报信,丢了宝玉. 探春回家.报信的说宝玉中了第七名举人,贾兰中了一百三十名. 贾府复官,赏还了家产.贾琏回家团圆.邢王二夫人“彼此心下相安.” ●第一二 0 回 甄士隐详说太虚情 贾雨村归结红楼梦 贾政去金陵安葬贾母,闻喜讯回京,于船中写家书时遇宝玉,僧道与之同 去,政追不上.只见白茫茫一片旷野,并无一人.

薛蟠回,誓改前非,香菱被扶正.薛姨妈以李纨比宝钗. 袭人不得已而嫁蒋玉菡.士隐对雨村说,贾府将来要“兰桂齐芳,家道复初”.【篇三:红楼梦 83 回概括】《红楼梦》第八十三回话说探春才要走时,忽听外面一个人嚷道: “你这不成人的小蹄子!你是个什么东西,来这园子里头混搅!”黛 玉听了,大叫一声道:“这里住不得了。

”一手指著窗外,两眼去。

原来黛玉住在大观园中,虽靠着贾母疼爱,然在别人身上,凡事终 是寸步留心。

听见窗外老婆子这样骂着,在别人呢,一句是贴不上 的,竟象专骂着自己的。

自思一个千金小姐,只因没了爹娘,不知 何人指使这老婆子来这般辱骂,那里委屈得来,因此肝肠崩裂,哭 晕去了。

紫鹃只是哭叫:“姑娘怎么样了,快醒转来罢。

”探春也叫 了一回。

半晌,黛玉回过这口气,还说不出话来,那只手仍向窗外 指著。

探春会意,开门出去,看见老婆子手中拿着拐棍赶著一个不干不净 的毛丫头道:“我是为照管这园中的花果树木来到这里,你作什么来 了!等我家去打你一个知道。

”这丫头扭著头,把一个指头探在嘴里, 瞅著老婆子笑。

探春骂道:“你们这些人如今越发没了王法了,这里 是你骂人的地方儿吗!”老婆子见是探春,连忙陪着笑脸儿说道: “刚才是我的外孙女儿,看见我来了他就跟了来。

我怕他闹,所以才 吆喝他回去,那里敢在这里骂人呢。

”探春道:“不用多说了,快给 我都出去。

这里林姑娘身上不大好,还不快去么。

”老婆子答应了几 个“是”,说著一扭身去了。

那丫头也就跑了。

探春回来,看见湘云拉着的手只管哭,一手抱着黛玉,一手给黛玉 揉胸口,黛玉的眼睛方渐渐的转过来了。

探春笑道:“想是听见老婆 子的话,你疑了心了么?”黛玉只摇摇头儿。

探春道:“他是骂他外 孙女儿,我才刚也听见了。

这种东西说话再没有一点道理的,他们 懂得什么避讳。

”黛玉听了点点头儿,拉着探春的手道:“妹 妹……。

”叫了一声,又不言语了。

探春又道:“你别心烦。

我来看 你是姊妹们应该的,你又少人伏侍。

只要你安心肯吃药,心上把喜 欢事儿想想,能够一天一天的硬朗起来,大家依旧结社做诗,岂不 好呢。

”湘云道:“可是三姐姐说的,那么著不乐?”黛玉哽咽道: “你们只顾要我喜欢,可怜我那里赶得上这日子,只怕不能够了!” 探春道:“你这话说的太过了。

谁没个病儿灾儿的,那里就想到这里 来了。

你好生歇歇儿罢,我们到老太太那边,回来再看你。

你要什

么东西,只管叫紫鹃告诉我。

”黛玉流泪道:“好妹妹,你到老太太 那里只说我请安,身上略有点不好,不是什么大病,也不用老太太 烦心的。

”探春答应道:“我知道,你只管养著罢。

”说著,才同湘云 出去了。

这里紫鹃扶著黛玉躺在床上,地下诸事,自有雪雁照料,自己只守 着旁边,看着黛玉,又是心酸,又不敢哭泣。

那黛玉闭着眼躺了半 晌,那里睡得着?觉得园里头平日只见寂寞,如今躺在床上,偏听 得风声,虫鸣声,鸟语声,人走的脚步声,又象远远的孩子们啼哭 声,一阵一阵的聒噪的烦躁起来,因叫紫鹃放下帐子来。

雪雁捧了 一碗燕窝汤递与紫鹃,紫鹃隔着帐子轻轻问道: “姑娘喝一口汤罢?” 黛玉微微应了一声。

紫鹃复将汤递给雪雁,自己上来搀扶黛玉坐起, 然后接过汤来,搁在唇边试了一试,一手搂着黛玉肩臂,一手端著 汤送到唇边。

黛玉微微睁眼喝了两三口,便摇摇头儿不喝了。

紫鹃 仍将碗递给雪雁,轻轻扶黛玉睡下。

静了一时,略觉安顿。

只听窗外悄悄问道:“紫鹃妹妹在家么?”雪 雁连忙出来,见是袭人,因悄悄说道:“姐姐屋里坐着。

”袭人也便 悄悄问道: “ 姑娘怎么著? ”一面走,一面雪雁告诉夜间及方才之事。

袭人听了这话,也唬怔了,因说道:“怪道刚才翠缕到我们那边,说 你们姑娘病了,唬的宝二爷连忙打发我来看看是怎么样。

”正说著, 只见紫鹃从里间掀起帘子望外看,见袭人,点头儿叫他。

袭人轻轻 走过来问道:“姑娘睡着了吗?”紫鹃点点头儿,问道:“姐姐才听见 说了?”袭人也点点头儿,蹙著眉道:“终久怎么样好呢!那一位昨 夜也把我唬了个半死儿。

”紫鹃忙问怎么了,袭人道:“昨日晚上睡 觉还是好好儿的,谁知半夜里声的嚷起心疼来,嘴里胡说白道,只 说好象刀子割了去的似的。

直闹到打亮梆子以后才好些了。

你说唬 人不唬人。

今日不能上学,还要请大夫来吃药呢。

”正说著,只听黛 玉在帐子里又咳嗽起来。

紫鹃连忙过来捧儿接痰。

黛玉微微睁眼问 道:“你和谁说话呢?”紫鹃道:“袭人姐姐来瞧姑娘来了。

”说著, 袭人已走到床前。

黛玉命紫鹃扶起,一手指着床边,让袭人坐下。

袭人侧身坐了,连忙陪着笑劝道:“姑娘倒还是躺着罢。

”黛玉道: “不妨,你们快别这样大惊小怪的。

刚才是说谁半夜里心疼起来?” 袭人道:是宝二爷偶然魇住了,不是认真怎么样。

”黛玉会意,知道 是袭人怕自己又悬心的原故,又感激,又伤心。

因趁势问道:“既是 魇住了,不听见他还说什么?”袭人道:“也没说什么。

”黛玉点点头 儿,迟了半日,叹了一声,才说道:“你们别告诉宝二爷说我不好,

看耽搁了他的工夫,又叫老爷生气。

”袭人答应了,又劝道:“姑娘 还是躺躺歇歇罢。

”黛玉点头,命紫鹃扶著歪下。

袭人不免坐在旁边, 又宽慰了几句,然后告辞,回到怡红院,只说黛玉身上略觉不受用, 也没什么大病。

宝玉才放了心。

且说探春湘云出了,一路往贾母这边来。

探春因嘱咐湘云道: “妹妹, 回来见了老太太,别象刚才那样冒冒失失的了。

”湘云点头笑道: “知道了,我头里是叫他唬的忘了神了。

”说著,已到贾母那边。

探 春因提起黛玉的病来。

贾母听了自是心烦,因说道:“偏是这两个玉 儿多病多灾的。

林丫头一来二去的大了,他这个身子也要紧。

我看 那孩子太是个心细。

”众人也不敢答言。

贾母便向鸳鸯道:“你告诉 他们,明儿大夫来瞧了宝玉,就叫他到林姑娘那屋里去。

”鸳鸯答应 着,出来告诉了婆子们,婆子们自去传话。

这里探春湘云就跟着贾 母吃了晚饭,然后同回园中去。

不提。

到了次日,大夫来了,瞧了 宝玉,不过说饮食不调,著了点儿风邪,没大要紧,疏散疏散就好 了。

这里王夫人凤姐等一面遣人拿了方子回贾母,一面使人到潇湘 馆告诉说大夫就过来。

紫鹃答应了,连忙给黛玉盖好被窝,放下帐 子。

雪雁赶著收拾房里的东西。

一时贾琏陪着大夫进来了,便说道: “这位老爷是常来的,姑娘们不用回避。

”老婆子打起帘子,贾琏让 著进入房中坐下。

贾琏道”紫鹃姐姐,你先把姑娘的病势向王老爷说 说。

”王大夫道:“且慢说。

等我诊了脉,听我说了看是对不对,若 有不合的地方,姑娘们再告诉我。

”紫鹃便向帐中扶出黛玉的一只手 来,搁在迎手上。

紫鹃又把镯子连袖子轻轻的搂起,不叫压住了脉 息。

那王大夫诊了好一回儿,又换那只手也诊了,便同贾琏出来, 到外间屋里坐下,说道:“六脉皆弦,因平日郁结所致。

”说著,紫 鹃也出来站在里间门口。

那王大夫便向紫鹃道: “这病时常应得头晕, 减饮食,多梦,每到五更,必醒个几次。

即日间听见不干自己的事, 也必要动气,且多疑多惧。

不知者疑为性情,其实因肝阴亏损,心 气衰耗,都是这个病在那里作怪。

不知是否?”紫鹃点点头儿,向贾 琏道:“说的很是。

”王太医道:“既这样就是了。

”说毕起身,同贾 琏往外书房去开方子。

小厮们早已预备下一单帖,王太医吃了茶, 因提笔先写道: 六脉弦迟,素由积郁。

左寸无力,心气已衰。

关脉独洪,肝邪偏旺。

木气不能疏达,势必上侵脾土,饮食无味,甚至胜所不胜,肺金定 受其殃。

气不流精,凝而为痰,血随气涌,自然咳吐。

理宜疏肝保

肺,涵养心脾。

虽有补剂,未可骤施。

姑拟黑逍遥以开其先,复用 归肺固金以继其后。

不揣固陋,俟高明裁服。

又将七味药与引子写了。

拿来看时,问道:“血势上冲,柴胡使得 么?”王大夫笑道:“二爷但知柴胡是升提之品,为吐衄所忌。

岂知 用鳖血拌炒,非柴胡不足宣少阳甲胆之气。

以鳖血制之,使其不致 升提,且能培养肝阴,制遏邪火。

所以《内经》说:‘,。

’柴胡用鳖 血拌炒,正是‘假周勃以安刘’的法子。

”贾琏点头道:“原来是这么著, 这就是了。

”王夫人又道:“先请服两剂,再加减或再换方子罢。

我 还有一点小事,不能久坐,容日再来请安。

”说著,贾琏送了出来, 说道:“舍弟的药就是那么著了?”王大夫道:“宝二爷倒没什么大病, 大约再吃一剂就好了。

”说著,上车而去。

这里贾琏一面叫人抓药。

一面回到房中告诉凤姐黛玉的病原与大夫 用的药,述了一遍。

只见周瑞家的走来回了几件没要紧的事,贾琏 听到一半,便说道:“你回二奶奶罢,我还有事呢。

”说著就走了。

周瑞家的回完了这件事,又说道:“我方才到林姑娘那边,看他那个 病,竟是不好呢。

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摸了摸身上,只剩得一把 骨头。

问问他,也没有话说,只是淌眼泪。

回来紫鹃告诉我说:‘姑 娘现在病著,要什么自己又不肯要,我打算要问二奶奶那里支用一 两个月的月钱。

如今吃药虽是公中的,零用也得几个钱。

’我答应了 他,替他来回奶奶。

”凤姐低了半日头,说道:“竟这么著罢:我送 他几两银子使罢,也不用告诉林姑娘。

这月钱却是不好支的,一个 人开了例,要是都支起来,那如何使得呢。

你不记得赵姨娘和三姑 娘拌嘴了,也无非为的是月钱。

况且近来你也知道,出去的多,进 来的少,总绕不过弯儿来。

不知道的,还说我打算的不好,更有那 一种嚼舌根的,说我搬运到娘家去了。

子,你倒是那里经手的人, 这个自然还知道些。

”周瑞家的道:“真正委屈死人!这样,除了奶 奶这样心计儿当家罢了。

别说是女人当不来,就是三头六臂的男人, 还撑不住呢。

还说这些个混帐话。

”说著,又笑了一声,道:“奶奶 还没听见呢,外头的人还更糊涂呢。

前儿周瑞回家来,说起外头的 人打谅著咱们府里不知怎么样有钱呢。

也有说‘贾府里的银库几间, 金库几间,使的家伙都是金子镶了玉石嵌了的。

’也有说‘姑娘做了王 妃,自然的东西分的了给娘家。

前儿贵妃娘娘省亲回来,我们还亲 见他带了几车金银回来,所以家里收拾摆设的水晶宫似的。

那日在 庙里还愿,花了几万银子,只算得牛身上拔了一根毛。

’有人还说‘他 门前的狮子只怕还是玉石的呢。

园子里还有金麒麟,叫人偷了一个

去,如今剩下一个了。

家里的奶奶姑娘不用说,就是屋里使唤的姑 娘们,也是一点儿不动,喝酒下棋,弹琴画画,横竖有伏侍的人呢。

单管穿罗罩纱,吃的戴的,都是人家不认得的。

那些哥儿更不用说 了,要天上的月亮,也有人去拿下来给他顽。

’还有歌儿呢,说是‘宁 国府,荣国府,金银财宝如粪土。

吃不穷,穿不穷,算来……’”说到 这里,猛然咽住。

原来那时歌儿说道是”算来总是一场空”。

这周瑞 家的说溜了嘴,说到这里,忽然想起这话不好,因咽住了。

凤姐儿 听了,已明白必是句不好的话了。

也不便追问,因说道:“那都没要 紧。

只是这金麒麟的话从何而来?”周瑞家的笑道:“就是那庙里的 老道士送给宝二爷的小金麒麟儿。

后来丢了几天,亏了史姑娘捡著 还了他,外头就造出这个谣言来了。

奶奶说这些人可笑不可笑?”凤 姐道:“这些话倒不是可笑,倒是可怕的。

咱们一日难似一日,外面 还是这么讲究。

俗语儿说的,‘人怕出名猪怕壮’,况且又是个虚名儿, 终久还不知怎么样呢。

”周瑞家的道:“奶奶虑的也是。

只是满城里 茶坊酒铺儿以及各胡同儿都是这样说,并且不是一年了,那里握的 住众人的嘴。

”凤姐点点头儿,因叫平儿称了几两银子,递给周瑞家 的,道:“你先拿去交给紫鹃,只说我给他添补买东西的。

若要官中 的,只管要去,别提这月钱的话。

他也是个人,自然明白我的话。

我得了空儿,就去瞧姑娘去。

”周瑞家的接了银子,答应着自去。

不 提。

且说贾琏走到外面,只见一个小厮迎上来回道:“大老爷叫二爷说话 呢。

”贾琏急忙过来,见了贾赦。

贾赦道:“方才风闻宫里头传了一 个太医院御医,两个吏目去看病,想来不是宫女儿下人了。

这几天 娘娘宫里有什么信儿没有?”贾琏道:“没有。

”贾赦道:“你去问问 二老爷和你珍大哥。

不然,还该叫人去到太医院里打听打听才是。

” 贾琏答应了,一面吩咐人往太医院去,一面连忙去见贾政贾珍。

贾 政听了这话,因问道:“是那里来的风声?”贾琏道:“是大老爷才说 的。

”贾政道:“你索性和你珍大哥到里头打听打听。

”贾琏道:“我 已经打发人往太医院打听去了。

”一面说著,一面退出来,去找。

只 见贾珍迎面来了,贾琏忙告诉贾珍。

贾珍道:“我正为也听见这话, 来回大老爷二老爷去的。

”于是两个人同著来见贾政。

贾政道:“如 系元妃,少不得终有信的。

”说著,贾赦也过来了。

到了晌午,打听 的人尚未回来。

进来,回说:“有两个内相在外要见二位老爷呢。

” 道:“请进来。

”门上的人领了老公进来。

贾赦迎至二门外,先请了 娘娘的安,一面同著进来,走至厅上让了坐。

老公道:“前日这里贵

妃娘娘有些欠安。

昨日奉过旨意,宣召亲丁四人进里头探问。

许各 带丫头一人,余皆不用。

亲丁男人只许在宫门外递个职名,请安听 信,不得擅入。

准于明日辰巳时进去,申酉时出来。

”贾政贾赦等站 着听了旨意,复又坐下,让老公吃茶毕,老公辞了出去。

贾赦贾政送出大门,回来先禀贾母。

贾母道:“亲丁四人,自然是我 和你们两位太太了。

那一个人呢? ”众人也不敢答言,贾母想了一想, 道:“必得是凤姐儿,他诸事有照应。

你们爷儿们各自商量去罢。

” 贾赦贾政答应了出来,因派了贾琏贾蓉看家外,凡文字辈至草字辈 一应都去。

遂吩咐家人预备四乘绿轿,十余辆大车,明儿黎明伺候。

家人答应去了。

贾赦贾政又进去回明老太太,辰巳时进去,申酉时 出来,今日早些歇歇,明日好早些起来收拾进宫。

贾母道: “我知道, 你们去罢。

”赦政等退出。

这里邢夫人王夫人,凤姐儿也都说了一会 子元妃的病,又说了些闲话,才各自散了。

次日黎明,各间屋子丫头们将灯火俱已点齐,太太们各梳洗毕,爷 们亦各整顿好了。

一到卯初,林之孝和赖大进来,至二门口回道: “ 轿车俱已齐备,在门外伺候着呢。

” 不一时,贾赦邢夫人也过来了。

大家用了早饭。

凤姐先扶老太太出来,众人围随,各带使女一人, 缓缓前行。

又命李贵等二人先骑马去外宫门接应,自己家眷随后。

文字辈至草字辈各自登车骑马,跟着众家人,一齐去了。

贾琏贾蓉 在家中看家。

且说贾家的车辆轿马俱在外西垣门口歇下等著。

一回儿,有两个内 监出来说:“贾府省亲的太太奶奶们,着令入宫探问,爷们俱着令内 宫门外请安,不得入见。

”门上人叫快进去。

贾府中四乘轿子跟着小 内监前行,贾家爷们在轿后步行跟着,令众家人在外等候。

走近宫 门口,只见几个老公在门上坐着,见他们来了,便站起来说道:“贾 府爷们至此。

”贾赦贾政便挨次立定。

轿子抬至宫门口,便都出了轿。

早有几个小内路,贾母等各有丫头扶著步行。

走至元妃寝宫,只见 奎壁辉煌,琉璃照耀。

又有两个小宫女儿传谕道:“只用请安,一概 仪注都免。

”贾母等谢了恩,来至床前请安毕,元妃都赐了坐。

贾母 等又告了坐。

元妃便向贾母道: “近日身上可好? ”贾母扶著小丫头, 颤颤巍巍站起来,答应道:“托娘娘洪福,起居尚健。

”元妃又向邢 夫人王夫人问了好,邢王二夫人站着回了话。

元妃又问凤姐家中过 的日子若何,凤姐站起来回奏道:“尚可支持。

”元妃道:“这几年来 难为你操心。

”凤姐正要站起来回奏,只见一个宫女传进许多职名, 请娘娘龙目。

元妃看时,就是贾赦贾政等若干人。

那元妃看了职名,

眼圈儿一红,止不住流下泪来。

宫女儿递过绢子,元妃一面拭泪, 一面传谕道:“今日稍安,令他们外面暂歇。

”贾母等站起来,又谢 了恩。

元妃含泪道:“父女弟兄,反不如小家子得以常常亲近。

”贾 母等都忍着泪道:“娘娘不用悲伤,家中已托著娘娘的福多了。

”元 妃又问:“宝玉近来若何?”贾母道:“近来颇肯念书。

因他父亲逼得 严紧,如今文字也都做上来了。

”元妃道:“这样才好。

”遂命外宫赐 宴,便有两个宫女儿,四个小太监引了到一座宫里,已摆得齐整, 各按坐次坐了。

不必细述。

一时吃完了饭,贾母带着他婆媳三人谢 过宴,又耽搁了一回。

看看已近酉初,不敢羁留,俱各辞了出来。

元妃命宫女儿引道,送至内宫门,门外仍是四个小太监送出。

贾母 等依旧坐着轿子出来,贾赦接着,大伙儿一齐回去。

到家又要安排 明后日进宫,仍令照应齐集。

不题。

且说薛家赶了薛蟠出去,日间拌嘴没有对头,秋菱又住在宝钗那边 去了,只剩得宝蟾一人同住。

既给与薛蟠作妾,宝蟾的意气又不比 从前了。

金桂看去更是一个对头,自己也后悔不来。

一日,吃了几 杯闷酒,躺在炕上,便要借那宝蟾做个醒酒汤儿,因问著宝蟾道: “大爷前日出门,到底是到那里去?你自然是知道的了。

”宝蟾道: “我那里知道。

他在奶奶跟前还不说,谁知道他那些事!”金桂冷笑 道:“如今还有什么奶奶太太的,都是你们的世界了。

别人是惹不得 的,有人护庇著,我也不敢去。

你还是我的丫头,问你一句话,你 就和我,说。

你既这么有势力,为什么不把我勒死了,你和秋菱不 拘谁做了奶奶,那不清净了么!偏我又不死,碍着你们的道儿。

”宝 蟾听了这话,那里受得住,便眼睛直直的瞅著金桂道:“奶奶这些闲 话只好说给别人听去!我并没和奶奶说什么。

奶奶不敢惹人家,何 苦来拿着我们出气呢。

正经的,奶奶又装听不见,‘没事人一大堆’ 了。

”说著,便哭天哭地起来。

金桂越发性起,便爬下炕来,要打宝 蟾。

宝蟾也是夏家的风气,半点儿不让。

金桂将桌椅杯盏,尽行打 翻,那宝蟾只管,那里理会他半点儿。

岂知薛姨妈在宝钗房中听见 如此吵嚷,叫香菱:“你去瞧瞧,且劝劝他。

”宝钗道:“使不得,妈 妈别叫他去。

他去了岂能劝他,那更是火上浇了油了。

”薛姨妈道: “既这么样,我自己过去。

”宝钗道:“依我说妈妈也不用去,由着他 们闹去罢。

这也是没法儿的事了。

”薛姨妈道:“这那里还了得!”说 著,自己扶了丫头,往金桂这边来。

宝钗只得也跟着过去,又嘱咐 香菱道:“你在这里罢。

 
 

微信关注公众号,送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