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剪报

 时间:2015-06-01 04:19:10 贡献者:lkliol24

导读:当下文学阅读是要有“慢餐”的 日期:2014-05-18 作者:吴越 来源:文汇报 又一部 “天书” 《傅科摆》 推出中文版, 译者没想到读者还不少—— 当下文学阅读是要有 “慢 餐”的 日前,上

语文剪报 - 快乐星球 - 快乐星球
语文剪报 - 快乐星球 - 快乐星球

当下文学阅读是要有“慢餐”的 日期:2014-05-18 作者:吴越 来源:文汇报 又一部 “天书” 《傅科摆》 推出中文版, 译者没想到读者还不少—— 当下文学阅读是要有 “慢 餐”的 日前,上海译文出版社策划引进的意大利当代著名作家翁贝托·埃科作品系列之《傅科 摆》在上海作协举办研讨会。

《傅科摆》是埃科在完成《玫瑰的名字》之后花了 8 年时间写 成的小说巨著,自 1988 年问世以来,便成为世界公认的挑战阅读极限的又一部“天书” 。

小说讲述几位精通中世纪历史的学者编出一个阴谋 “计划” 和神秘社团却反被其扰的故 事,全书篇帙浩大,处处伏笔、隐喻、谜团和百科全书式的知识,弥漫着神秘主义和哲学的 色彩。

即便是在它的“原产地”意大利,也被喻为“钢铁之书”——意思是,难啃极了! 让中文版译者郭世琮没有想到的是,这么不好读的一本书,竟然有不少读者,并且讨论 的程度相当专业。

读者比预料的多 记者从豆瓣阅读社区《傅科摆》专区看到,这本书今年年初上市以来,已经有 147 人读 过,165 人在读,2726 人想读,其中有 140 人给予了评价,评分达到了 8.7 分。

郭世琮说: “书出版后,许多读者从四面八方发来了质疑、商榷和勘误,这本书是个慢餐,不是快餐, 如果不认真读,是挑不出毛病来的。

有人读,而且还不少,说明现在的年轻人不全是读快餐 书的,没有什么能比这个更让我高兴的了。

” 译者自己还在读 上海译文出版社副社长赵武平已经读过几遍《傅科摆》 ,但还不敢说读透了。

“你读这个 书不像读金庸一样,一宿不睡就能读完,也不会像读哈利波特一样过瘾,你必须要做笔记, 甚至查工具书。

读前 20 页读不进去,是非常普遍的。

但是等你读进去后,就欲罢不能,天 天有个东西牵挂着,就像爱丽丝掉进树洞里。

” “埃科的家乡在意大利的皮埃蒙特大区,那里正是‘慢餐运动’的起源地。

这也许能解 释埃科的书为什么那么难啃。

”郭世琮说。

译完《傅科摆》后,他还在不断重读原文。

有的 时候,一句话可以琢磨一天。

“有的书你一看就懂,但是看过就忘,而有的书你要像嚼橄榄 一样去嚼,带着脑袋去读。

这是一种享受。

”郭世琮相信中国会有越来越多的读者愿意享用 文学“慢餐” 。

在对《傅科摆》的评论中,不少读者谈到了这本书的“难”和读起来的“慢” ,一位北 京读者又喜又怨: “这本比《玫瑰的名字》的节奏还要慢,太杀脑细胞了。

埃科大神的小说 写得和教科书似的,怎能不爱! ”一位无锡读者写道: “大学一直想看但是找不到,这么多年 终于见到了。

不过悲哀地发现快餐文学看多了,现在已经看不懂埃科神神叨叨的风格了。

” 越难越有吸引力 郭世琮告诉记者, 《傅科摆》产生了一种奇怪的现象:它的“难读”是世界公认的,但 它的畅销也是世界性的。

《傅科摆》一书在意大利出版时,首印 25 万册,迄今销量已突破 90 万册,并且被译成十几种语言在世界各地出版。

在欧美的知识分子中间,甚至流传着一 种“潜规则” :如果你不读埃科的书,你就不是一个有知识、有趣味的人。

其实,这种现象不止《傅科摆》所独有,也不仅发生在国外。

2012 年 8 月,上海人民 出版社推出乔伊斯在《尤利西斯》之后的又一部“天书” 《芬尼根的守灵夜》的中文版,首 印 8000 册迅速订空,后来加印的也卖得很快,译者戴从容表示, “翻译这本书我用了 8 年, 当时以为只有高校图书馆会感兴趣,没想到如此火爆。

”2013 年初,上海译文出版社推出塞 尔维亚作家米洛拉德·帕维奇的“神书” 《哈扎尔辞典》 ,两个多月里加印了 4 次。

德国作家 赫尔曼·黑塞的长篇小说《玻璃球游戏》充满象征、譬喻和哲学思考,也是一部难度不小的 作品,但每隔几年就会再版一次。

学者江晓原说: “在文学的世界里,有很多经典作品以颠覆小说的面貌出现,例如《尤 利西斯》 、 《芬尼根的守灵夜》 。

趣味正在于:当你抱着对通常小说的期待去读,会觉得很没 劲,但如果抱着坐‘碰碰车’的心态去读,会越读越好玩。

” 本报首席记者 吴越“你们应该超过我” 葛剑雄 翻阅马孟龙即将出版的《西汉侯国地理》 ,往事历历在目。

2007 年孟龙报考我的博士研究生,口试时我对他的印象很好,虽然他本科毕业于一所 升格不久的地方大学,并且是中文专业,但感到他思路清晰,有自己的见解,认定是可造成 之材。

岂料他笔试成绩很差,英语更差,离录取线甚远。

我怀疑自己的判断能力,就找他了 解,方才得知他虽然硕士阶段报的是历史地理专业,入学后却因该校没有找到合适的导师, 让他改学其他专业,实际根本没有学过历史地理。

我又比较详细地询问了他各方面的情况, 特别让他谈了他已发表的一篇论文的思路和感兴趣的问题, 更坚定了原来的看法。

这样的人 才放弃了实在可惜,正好我承担的《中华大典·历史地理典》有工作要做,就邀他来上海边 作些辅助工作,边备考。

但我知道,即便他能尽力学习,也不可能在短期内达到常规录取的 标准。

在校研究生院的支持下,我为他单独命题,特招录取,在次年春季入学。

不过应该承认, 孟龙此后的进步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料, 特别是在博士生期间就能写出好 几篇高质量的论文,能在权威刊物发表,现在又完成了这部专著,其水平远在一般博士论文 之上。

入学不久,孟龙就提出,要以西汉侯国为研究方向,作为博士论文的选题。

这也出乎我 的意料,因此我力劝他改变方向。

因为我知道,从清代杰出的史学家钱大昕以来,包括先师 季龙(谭其骧)先生在内的诸多学者都曾对此作过研究,发表过不少论著。

特别是周振鹤师 兄的博士论文《西汉政区地理》中,相当大的篇幅就是研究西汉侯国,并且由此得出了不少 重要结论, 成为这篇论文的坚实论据。

我也知道此后的出土或新发现的文书提供了新的史料, 但我以为至多只能作些充实补正, 纠正若干局部的错漏, 难道还能做成一篇博士学位论文? 但孟龙信心十足,滔滔不绝地申述自己的理由。

我听下来觉得他有些道理,就嘱他先写一篇 出来看看。

初稿写出后,我觉得确有新意,但因自己长期未注意这方面的成果,判断不准, 嘱他向振鹤师兄求教。

就这样,孟龙一发不可收,连续写出了几篇,或颠覆了长期沿用的成 说,或将一些一直以为无序可循的排列理出了头绪,或填补了某一缺漏。

至此我已完全不担

心他能否完成论文,却也没有想到最终能形成这样一部立论严谨、内容全面、新见迭出的专 著。

这篇博士论文刚被评为 2013 年全国优秀博士学位论文,得到了学术界的肯定。

季龙先师一直激励我们: “在历史地理研究中,我应该超越钱大昕、王国维,你们应该 超过我。

”孟龙的新著必能告慰于先师。

能超越前人,固然是后学努力的结果,但也离不开学术界以至整个社会的进步。

例如, 要是没有 2002 年湖南里耶秦简的发现,即使穷尽秦汉史料,至多只能对今湘黔一带的秦郡 数量和名称存在疑问,却无法断定会有洞庭、苍梧二郡。

至此我才体会到先师在论证秦郡数 量时持不确定态度的高明之处。

相信孟龙一定会明白, 《西汉侯国地理》得益于前贤的成果 和新出土发现的史料,是一个时代的产物,却绝不是终结,因而迟早要被超越。

如果是被孟 龙自己,并且是在不久的将来,岂不更好!感想首先第一篇, 一则关于读书的文章。

这篇文章让我想到了曾经写过的关于 “慢” 追 求 品 质 的 作 文 ,也 让 我 想 到 当 今 在 微 博 微 信 让 流 行 的 微 阅 读 与“ 马 桶 文 学 ” 读者。

在快节奏生活中诞生的微阅读并不是无益处,但是我们也需要时常静 下心来,享受阅读的慢餐,品读一些经典名著,这些名著都是经历过时间的 考验利于我们吸收和学习的。

同时像读《傅科摆》时起初读不进去的情况也 会时有发生,但是坚持一下,继续往下读就会有所好转,甚至会被你读的书 所迷。

现在我投入到读书的时间并不多,也是我的写作依旧不能有进步的原 因之一,现在开始我也会将一定的固定的时间放在读书上。

书,是人类进步 的阶梯。

第二篇是来自葛剑雄的文章,高一我们曾学过他写过的关于霍金的文章,也 让我对他的文章有比其他人文章更大的兴趣。

他讲了一个学生不畏前人的理 论而用于实践和探索求知,并且最后在西汉侯国的研究方面有了全新的一个 成果的事情, 也让我想到了苏轼写的石钟山记, 他在前人的基础上不断发掘, 最后得到了石钟山命名的原因之一,他踩在巨人的肩膀上,也揭示了事物的 认知是不断在前人的基础上发展创新的。

所以我们要拥有信心和勇气去完善 或是挑战前人的理论或是方法,也要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让自己有能力有 新的建树。